首页 >> 当代中国 >> 论点荟萃
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
2018年11月09日 10:30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李志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俗话讲,“妻贤夫祸少,夫廉家安宁”。夫妻关系是家庭中最基本的关系,也是“齐家”最关键的一环。但“妻贤”似乎更为关键,正所谓“家有贤妻,则士能安贫守正”。

  《隋唐嘉话》记载,有一天唐太宗罢朝,怒曰:“会杀此田舍汉!”长孙皇后问:“谁触忤陛下?”帝曰:“岂过魏征,每廷争辱我,使我常不自得。”皇后退出并穿上朝服立于大庭,帝惊曰:“皇后何为若是?”对曰:“妾闻主圣臣忠。今陛下圣明,故魏征得直言。妾幸得备数后宫,安敢不贺?”

  唐太宗只看到了魏征犯颜廷争的不留情面,却没看到根本所在。长孙皇后看到了更深层的原因,点明了“陛下圣明,故魏征得直言”的辩证关系。而且,“主圣”“圣明”4个字把太宗也“抬”了起来,再加之穿上正式朝服到庭外恭候,按君臣之礼祝贺,太宗心里更是热乎乎的,也看到了小事情的大意义,自然会跟魏征冰释前嫌。

  古往今来,尽心竭力支持丈夫干一番大事业的妻子不胜枚举,而长孙皇后可谓其中的典型代表,不仅很贤慧,而且有智慧。试想,如果此时长孙皇后再煽风点火,来几句“此田舍汉当杀”之类的恶语,唐太宗恐将失去一位直谏之臣,也就不会有“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的千古名言了。

  长孙皇后一生贤良淑德,临终之时仍不忘向唐太宗举荐房玄龄“小心谨慎,奇谋妙计,皆所预闻,竟无一言漏泄,非有大故,愿勿弃之”,同时要求对自己娘家人“慎勿处之权要,但以外戚奉朝请”,最后还恳请把自己“因山而葬,不须起坟,无用棺椁,所须器服,皆以木瓦,俭薄送终”。这正应了那句古话:“家之良妻,犹国之良相。”

  历史上,“犹国之良相”的皇后不在少数,明朝的马皇后更是宅心仁厚。《昨非庵日纂》里讲,马皇后病情加剧,不肯服药。明太祖多次劝说,终不肯。皇后曰:“死生有命,虽扁鹊何益?吾服药而不瘳,陛下宁不以爱妾之故而杀此诸医乎?不忍其无罪而就死地也。”皇上说:“第服之,纵万一无效,吾当为汝贷之耳。”后终不服药而崩。仁厚的人常有,但马皇后却走向了仁厚的极致,令人景仰。

  其实,“良相”的背后往往都有一个“良妻”。常常激怒唐太宗的魏征,是杰出的政治家和一代名相。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其背后也站立着一位伟大的女性——夫人裴氏。魏征过世,唐太宗“命百官九品以上皆赴丧,给羽葆鼓吹,陪葬昭陵”。裴氏阻止说:“征平生俭素,今葬以一品羽仪,非亡者之志。”悉辞不受,以布车载柩而葬。裴氏一生懂分寸、淡名利,安贫若素,同样值得后世铭记。

  家有“良妻”,勤俭持家,相夫教子,自然家庭和睦,生活美满。然而,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为售其奸,往往采取迂回战术,改走“夫人路线”。这时候,那些深明大义的夫人,往往能守住“后院”、把住“后门”,意志坚定、不为所动,尽了自己该尽的责任,也给丈夫帮了大忙。正如茅盾在《尚未成功》一书中所写:“然而他幸有贤内助,一句话又提起了他的‘壮志’。”

  遗憾的是,有少数妻子却未能做到这一点。从近年查处的腐败案件来看,个别“贪内助”不仅没有守住“后院”,而且是“后门”洞开,或出演“经纪人”,为丈夫的权力代言,明目张胆与人谈判开价;或充当“批发商”,倒腾公共资源,进行权力寻租;或热衷“二人转”,丈夫前台倡廉,妻子后台收钱。结果,“一人贪,全家瘫,夫妻双双把牢钻”。难怪一位贪官悔恨莫及:“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

  俗话讲,夫唱妇随。一个和谐的家庭,“妻贤”是一个重要方面,关键还在于“夫廉”。很多革命前辈一生国而忘家、公而忘私,也带动配偶严于律己、贤良恭俭。邓颖超收下延安人民带给周总理的小米,却坚决留下粮票和钱:“共产党人不能搞这一套。”陈毅夫人张茜怀孕期间,也拒绝司机接送上下班:“要注重群众影响。”每位党员干部都要从自身做起,知法守法、防贪戒贿,教育引导配偶做明智正派的“贤内助”,不吹谋取私利的“枕边风”,切实让家庭成为幸福的港湾、心灵的栖息地。

  《诗经·小雅》里有两句诗:“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妻贤,夫廉,每个小家都能弹起这美妙的乐章,整个社会才会“天朗气清,惠风和顺”。

作者简介

姓名:李志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