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吉林
王小微:那颗闪亮的星——纪念陈翰章将军
2018年11月08日 08:14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王小微 字号
关键词:陈翰章;将军;寒葱岭;日记;英雄;展览馆;纪念碑;少年;烈士陵园;枫叶

内容摘要:三张照片翰章村南行200米,苍松翠柏环绕着陈翰章烈士陵园。“大沙河战役”“寒葱岭大捷”……陈翰章与战友们驰骋于白山黑水间,让日寇心惊胆寒。站在陈翰章烈士陵园,为英雄鞠躬。在这里,又与陈翰章将军不期而遇。日记结束的时间是1939年 10月 24日,约一年零一个月后,陈翰章在与敌激战中壮烈殉国。那年的9月 25日,陈翰章率领部队在寒葱岭南坡设下埋伏,摆下了一个口袋阵,激战后,把日军的一个讨伐大队全都装在了“口袋”里,并缴获了大批军用物资。一年又一年,寒葱岭上的枫叶绚烂夺目,零落成泥,又新芽初绽……每一个生命的轮回里,它们都像高高燃起的火炬,又像那满天的繁星,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世世代代的风景,还有人心。

关键词:陈翰章;将军;寒葱岭;日记;英雄;展览馆;纪念碑;少年;烈士陵园;枫叶

作者简介:

  远远地,就看到小村上空那颗闪亮的星。

  并不是在夜色里,而是在晴朗的秋阳下。

  青翠的远山,缭绕着淡淡的晨雾,像初醒的巨人张开温柔的臂膀。那臂弯里,由远而近,是五彩的树木,是丰收在望的庄稼,是红瓦白墙的村舍,是高高耸立的纪念碑。而那颗红星,就在碑顶熠熠生辉。

  这是一个普通的小村,曾经,它的名字叫半截河屯;这又是一个极不普通的小村,现在,它的全称是敦化市翰章乡翰章村。

  这里,是英雄的故乡;而今,英雄又在这里长眠。

  这英雄,就是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

  三张照片

  翰章村南行200米,苍松翠柏环绕着陈翰章烈士陵园。

  踏进陵园,对着将军的塑像默然肃立。那座巍峨的纪念碑直指苍穹。纪念碑高19.13米,四面各设立27级台阶,纪念将军1913年出生,27岁牺牲。

  一个几代务农的家庭,给自己的爱子取名“翰章”,定是希望他能成长为饱读诗书的儒雅少年吧?而那少年,也果然不负厚望。14岁,陈翰章就以全县最小年龄考取了私塾教员。随即,入敖东中学读书。17岁,又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本想着,手执教鞭,桃李天下,然而,侵略者的铁蹄,却已践踏到了家门口。

  1932年,19岁的陈翰章与同样年轻的战友们一起,奔赴一个又一个战场。

  “大沙河战役”“寒葱岭大捷”……陈翰章与战友们驰骋于白山黑水间,让日寇心惊胆寒。然而,1940年的冬天,枪声呼啸,鲜血流尽、受尽日寇残害的将军终于倒在了莽莽山林里。

  站在陈翰章烈士陵园,为英雄鞠躬,致敬。初秋的风,掠过群山,掠过头顶,带来沁入骨髓的阵阵寒意。

  墙上,是那个求学时代的少年吧?据说,这也是将军生前唯一的一张照片。一头乌发浓密如云,脸颊上甚至还带着一点“婴儿肥”,满满的,是少年的豪气与稚气。下一张,看起来,是一张画像。那少年变成了青年,身着军装的他一身英武,雄鹰一样眺望着远方,目光里没有半点胆怯和犹疑。

  那是一双怎样清亮的眼睛啊!

  再下一张……浴血沙场的将军紧闭双眼,永远长眠。

  从1932年到1940年,从19岁到27岁。最好的年纪,然而也是最苦难的岁月。炮声隆隆,热血四溅,将军百战死。

  那个穿行山林的孩子,再不会感到饥饿和寒冷了吧?小村默默地送出了她的爱子,而后,又张开她温暖的怀抱,拥抱着爱子,永远地在这里安眠。

  几番春风又绿,几度碧草又青。壮士啊,十年兮归故乡。

  两篇日记

  东北抗联寒葱岭密营文化展览馆,位于寒葱岭脚下。在这里,又与陈翰章将军不期而遇。

  馆内,陈列有陈翰章的34篇日记——从1939年4月3日至10月24日,记录了他战斗和生活的日常。其中的6篇日记,书写着父亲受日寇胁迫来部队劝降。

  面对父亲,陈翰章表达了自己抗战到底的决心。史料记载,表面上将军与父亲言之决绝,实际上却暗暗地,将父亲发展成为替抗联传递情报的秘密交通员。

  “我年迈苍颜的老父,看着我们向南进发……六十余岁的老人,受威逼而奔走不停,每当思之,胸中就难免悸动不已。”

  眼前,山河破碎,是熊熊战火与狼烟;身后,目光慈爱,是殷殷嘱托与叮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难当头,何言小家!只能朝前走,无所畏惧地朝前走。

  人非草与木,男儿亦有泪。战场上令敌寇闻风丧胆的将军,日常对待自己的战友,却是一片侠骨柔肠。其中的一篇日记这样写道:“连长的工作有点消极……因病请假,我说不许,态度颇为不良……我马上反省自己应该有好的态度,态度柔和并抱歉而求原谅。”这篇日记,生动地再现了陈翰章向一位下属道歉的情景。

  日记结束的时间是1939年10月24日,约一年零一个月后,陈翰章在与敌激战中壮烈殉国。

  展览馆里,讲解员声情并茂。对陈翰章将军的生平事迹,他如数家珍。讲到将军壮烈殉国时,他语速加快,快板书一样情绪激昂。看得出,每天每天,他是在怎样地抑制着心中的悲愤!那些悲伤的字和词,多像一条汹涌的河,在他喉间,也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头,动情地流淌!

  长歌当哭,为英雄!

  片片红枫

  出得展览馆,登上寒葱岭。

  满山的树木,绿得苍翠,黄得耀眼,还有若干的红叶,仿佛树叶里的精灵,活泼地跳脱出来,如云似霞,袅袅婷婷。

  1939年的秋天,这里却阴雨绵绵。

  那年的9月25日,陈翰章率领部队在寒葱岭南坡设下埋伏,摆下了一个口袋阵,激战后,把日军的一个讨伐大队全都装在了“口袋”里,并缴获了大批军用物资。

  那个秋天,寒葱岭上也一定枫叶如火。那片片如火的红枫,掩护着埋伏在灌木里、草丛下的将士们,无声无息。

  沿着林中的木栈道,缓缓前行。枫叶飘落,落在沿途一个又一个密营遗址上。那些洞穴般掘地而起的密营,就是抗联战士们的庇护所。他们在这里,头枕大地,身披蓝天,沐浴着每一个秋光似水的日子,更盼望着每一个春暖花开的明天。

  79年前的那场小雨,滋润了满山红叶,又幻化成了今日满天的流云。

  一年又一年,寒葱岭上的枫叶绚烂夺目,零落成泥,又新芽初绽……每一个生命的轮回里,它们都像高高燃起的火炬,又像那满天的繁星,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世世代代的风景,还有人心。

作者简介

姓名:王小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