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知原味
蔡从燕:中国崛起、对外关系法与法院的功能再造
2018年11月08日 20:21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蔡从燕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引 言

  近年来中国法院尤其最高法院采取的一系列司法措施或行动很难用一般意义上的国内法和国际法框架加以理解,而有必要确立一个能够体现“对外—内部事务”治理变迁的新框架,即对外关系法。根本原因是,对外关系法回应了对外与对内事务治理的变迁,摆脱了传统的国际法与国内法两分法思维,它对于作为新兴大国的中国尤其具有重要价值。

  二、法院在一国对外关系法中的作用

  在全球化背景下,一国的国内事务与国际事务日益犬牙交错,有别于传统的国内法或国际法的对外关系法由此成为一个日益重要的规范体系。在这个规范体系中,法院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无关紧要的,但这种状况随着国内事务与国际事务的相互交融而发生了重要的变化。

  解决争端是法院在对外关系中发挥作用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法院的作用至少还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法院在解决争端过程中解释了法律,这有助于提高一国的国际法律话语权。第二,法院参与对外关系过程可能干扰行政部门的对外关系决策,但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遵从”行政部门的决定。司法部门与行政部门有分工合作的可能。第三,法院参与对外关系过程有助于保障一国的整体法治。20世纪90年代以来,法院参与对外关系出现了一种新形式,即跨国司法对话。

  三、中国对外关系法角色结构中的法院

  中国崛起将是21世纪中影响最为重大且深远的历史进程之一。影响这一进程的行为体是多样的,考察这一进程的视角也是多元的。法院就是其中的一种行为体和研究视角。

  (一)和平崛起与中国对外关系法

  一国对外关系法的受重视程度与该国的国际地位密切相关。随着中国作为新兴大国的崛起,中国的对外关系法实践必然对国际法律秩序产生重要影响。对外关系法对于中国实现和平崛起更具有特殊的意义。主要原因有三:第一,对外关系法有助于中国参与甚至引领制定新的国际法律规则。对外关系法能为一国有效参与制定新的国际规则奠定坚实的基础。第二,对外关系法有助于中国重塑既有的国际法律规则。当前,大量的既有国际法规则正在重塑。对外关系法有助于中国参与重塑既有国际规则,弥补以往国际造法参与不足的缺憾。第三,对外关系法有助于树立中国作为法治友好型国家的形象。

  近年来中国的对外关系法已经有了重要发展。首先是强化程序性的对外关系法建设。其次是强化实体性的对外关系法建设。再次是强化履行国际法律义务的国内法建设。

  (二)中国对外关系法的角色结构与法院的作用

  我国宪法不太重视最高权力机关的对外关系职能,也没有为国家主席规定实质性的权限。宪法规定对外事务由行政部门概括负责。宪法没有明确规定法院在对外关系中的作用。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助于降低法院参与对外关系过程中的风险。由于对外关系的复杂性,制定法很难详尽地规定法院在对外关系中的作用,既有规定在实践中往往被灵活地适用,因而司法实践在体现法院在对外关系方面的作用至关重要。

  结合最高法院与行政部门联合发布的处理涉及对外关系案件的多份重要法律文件以及中国法院的争端解决实践,可以认为行政部门有力地影响着中国法院在对外关系中的作用,二者之间可以开展有效协调,从而大幅减少甚至避免法院参与对外关系进程对我国对外关系政策带来的干扰。

  从争端解决的角度看,我国法院对于涉及对外关系的案件是极为谨慎的。迄今为止,法院以不同方式适用的条约几乎都是规定跨国私人间的商事条约。中国法院基本上没有适用处理涉及其他国家主权的国际法规则,比如国家豁免规则,甚至鲜有适用涉及本国行政权威的条约。在进入21世纪第2个10年之前,中国法院对参与对外关系的态度并不积极,相关司法实践也缺乏系统性。

  四、中国法院参与对外关系的新发展

  近年来中国司法实践出现了一系列新进展,其本质是法院寻求参与中国对外关系的进程,从而成为推动中国崛起的除立法、行政部门之外的一支新力量。

  (一)中国法院参与对外关系的新措施

  近年来,中国法院尤其是最高法院实施了一系列措施的深刻含义与影响在纯粹的国内法、国际公法或国际私法框架内均无法获得充分的理解,这些框架也无法为法院实践提供充分的支持。它们只有在对外关系法框架内才能获得有效解释。笔者认为,中国法院正在根据中国和平崛起的发展进程、新的法治战略以及特殊的对外关系法角色结构,积极地、系统性地强化参与对外关系进程,据此助力中国的和平崛起。

  (二)中国法院强化参与对外关系的背景

  中国法院近年来明显强化参与对外关系原深刻背景是:第一,中国和平崛起的新态势使得中国法院更有可能且有必要强化参与对外关系。这一新态势客观上也要求以往较少参与对外关系的立法与司法部门强化参与,从而产生协同效应,避免行政部门“单打独斗”。第二,法治化的对外关系实践新思路使得中国法院更有可能与必要参与对外关系。第三,“增强我国在国际法律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之法治新战略使得中国法院更有可能与必要强化参与对外关系。法院在这方面拥有立法与行政部门所没有的优势。法院通过裁判案件对特定条约持续地做出法律解释,据此阐述中国的法律主张。这些司法实践既可以改善既有的国际规则,也可以促进新的国际规则的形成。

  五、推动中国法院参与对外关系的若干建议

  (一)观念更新

  在中国,传统观念是对外关系属于行政部门,尤其是外事部门的专属领域;法院被认为,并且其自身也认为,应该尽可能避免参与对外关系。然而,在整体的国际关系与一国的对外关系治理趋于法治化的时代背景下,中国法院以及政府的其他部门有必要更新上述传统观念,认识到法院适当参与对外关系非但不会干扰国家的整体外交利益,反而能开辟主张与实现国家利益的新途径,维护对外关系过程中不同行为体的正当权益。

  观念更新会促进涉及法院参与对外关系的制度与机制建设。即便在现有制度与机制条件下,观念更新仍然可以增强法院参与对外关系

  (二)制度支持

  我国宪法迄今尚未规定国际法的地位对法院参与对外关系产生了两个重要后果。第一,从立法角度看,它导致立法机关在是否以及如何在特定法律中纳入国际法条款的问题上总体持谨慎甚至保守态度,从而制约了法院适用国际法。第二,从法律适用角度看,司法机关在援引国际法作为裁判依据的意愿受到了抑制。

  法院参与对外关系既可以通过适用国际法,也可以通过适用国内法。近年来,我国制定了具有显著对外关系法意蕴的国内立法。法院通过适用这些国内法不仅直接维护了当事人权益,同时积累了国家实践,为我国影响特定国际法规则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随着诸如国家豁免法等更多国内法的制定,国内法对于中国法院参与对外关系将会提供更大的制度支持。

  (三)机制保障

  由于对外关系的特殊性,对外关系法具有强烈的行动性色彩,特定法律规范的具体适用往往要根据一国的不同政府部门间或者政府部门与私人间,乃至与外国主权者间的互动而定,因而,较之其他法律领域,机制保障对于对外关系法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从中国法院参与对外关系的角度看,1995年最高法院与外交部等6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处理涉外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主要是基于外事工作的政治考虑,尤其是旨在避免由于法院审理涉外案件引发外交纠纷,尚缺乏自觉、系统性的对外关系法考虑。

  六、结 语

  对外关系法成为在全球化背景下考察一国法律政策与实践的新框架。对外关系法尤其有助于作为新兴大国的中国主张与实现国家利益,提高在国际法律事务中的话语权与影响力。

  法院是对外关系法角色结构中的一类行为体,它通过裁判争端、解释国际法或国内法以及进行跨国司法对话等多种形式参与对外关系。

  近年来,中国法院尤其是最高法院实施了一系列司法措施,这些进展在传统的国内法或国际法框架内均难以获得整体性的解读。相反,在对外关系法的框架内可以有效地揭示这些措施或行动蕴含的重大司法导向,即法院试图通过更积极的参与对外关系助力中国的和平崛起。借助对外关系法框架不仅有效地解释了中国法院尤其最高法院的最新司法实践,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为进一步推动中国法院参与对外关系提供理论指导与比较法借鉴。由于中国特殊的对外关系法角色结构,中国法院参与对外关系不仅可以采取与诸如美国等国家的法院相同的方式,比如裁判争端,也可以另辟蹊径,比如直接参与制定国际规则。进而,与诸如美国等国家相比,中国不仅可以有效控制法院参与对外关系中的潜在风险,而且可以发挥法院在西方国家中难以发挥的作用。由此,中国法院以及政府其他部门有必要更新传统观念,鼓励法院适当参与对外关系,扩大法治化治理的新领域,维护对外关系过程中不同行为体的正当权益。

  作者简介:蔡从燕,厦门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国际法律理论、国际经济法、中国国际法政策与实践以及对外关系法。入选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独立在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法学研究》和《中国法学》等刊物发表数十余篇论文,个人专著The Rise of China and International Law即将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承担四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包括重大专项、重点项目各1项。曾经担任纽约大学法学院中美富布赖特学者暨全球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访问教授、洪堡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神户大学访问教授等,参与若干重要的国际写作项目。

  创新观点:

  第一,注意到中国司法实践的一个重大新动向,即中国法院正在通过强化参与对外关系成为助力中国崛起的一支新力量,这也实现了法院的功能再造。它不仅拓宽了中国国际法研究的领域,也丰富了中国司法制度研究。

  第二,对外关系法原理可以为中国法院妥当地参与对外关系进程提供重要的方法论支持与比较法借鉴。

  第三, 中国对外关系法的特殊角色结构可以有效控制法院参与对外关系中的潜在风险,而且可以发挥法院在西方国家中难以发挥的作用。

作者简介

姓名:蔡从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