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知原味
秦小建:审判责任制的宪法基础与改革逻辑
2018年11月08日 20:30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秦小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秦小建,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宪法学研究会理事。

  在审判责任制改革实践中,人们普遍接受了审判责任制是法院体制改革的先锋这一相对笼统的意义阐释,但没有认真思考其在法院整体改革中处于何种结构性地位,需要何种结构性支持。这种单兵突进式的改革,在去地方化和去行政化改革效果尚未显现的背景下,只能以高度行政化的方式推进,由此陷入困境。本文从宪法视角探讨审判责任制改革,试图回归法院体制改革“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宪法规范元点,揭示出改革的整体逻辑、次序步骤和路径安排。

  一、审判权宪法功能实现的递进逻辑

  在宪法体制中,审判机关以裁判纠纷为职责,以公正为目标价值,以“依照法律独立行使审判权”为制度路径。公正可具化为“独立—专业—责任”的要素体系。从价值实现的制度逻辑出发,独立的要义在于排除不当干涉,将现实中的身份、实力、关系等差异阻挡在审判程序之外。在此基础上运用专业的司法技艺,将事先制定的法律无偏私地适用到双方的权利义务判断及其再分配上,定纷止争。在从独立到专业的过程中,责任作为监督机制,是悬于职权行使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意味着审判过程违反独立和专业价值所承担的不利法律后果。

  审判责任制居于“独立—专业—责任”逻辑链条中的责任一环。由此出发,对审判责任制的关注,不能局限于追什么责、如何追责等内部构造问题,而应转向决定内部构造的制度功能研究,即审判责任制在何种意义上、何种程度上推动审判权改革整体目标的实现,哪些目标是其所不能承受的,哪些需要整体部署和系统推进。

  二、审判责任制在审判权宪法功能实现逻辑中的定位

  正是由于对审判责任制的定位不清,才导致改革难题。

  (一)审判责任制改革实践的逻辑错位

  在法院改革整体逻辑中,审判责任制改革应当厘清如下命题:1.责任制的前提是独立行使审判权,清晰划分以职责为导向的审判权运行体制改革是审判责任制的基础;2.责任制对应于有效的法官身份保障,以审判资源优化配置为导向的员额制改革是审判责任制的协同;3.责任制是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保障机制。作为保障机制,责任制须围绕改革整体目标并配合改革展开。

  一系列热点案件的处理经验表明,在遭遇社会质疑和民意压力时,往往可通过对法官追责来缓解压力,重塑形象。但这种以社会和民众满意为目标的责任追究,却极可能使民众以结果为导向的朴素正义观凌驾于以证据规则、程序主义和法律适用为基础的专业逻辑之上,无疑也就偏离了责任制作为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监督机制、问责机制和倒逼机制的结构性功能定位。

  法院体制改革在特定阶段被理解为责任制改革,整体部署的逻辑被淡化,前序改革的成果无法与责任制改革对接,责任制改革也无法获得“独立—专业”的结构性支撑。单兵突进的责任制必将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在改革本身遭遇重重阻碍的同时,不仅不能对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发挥保障作用,反而还要承受审判权无法独立行使的连锁反应,甚至可能走向以责任来兜底的极端。责任制的这一高度强化,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追责标准的简单化、追责对象的狭隘化和追责程序的内部化。而承担兜底责任的办案主体所采取的多种责任规避措施,无异于自我放弃审判权(即审理者不裁判),导致保障独立的责任机制反而侵蚀了独立这一悖论。

  (二)审判责任制改革的应然逻辑及其实现路径

  作为渐进式的整体改革,审判责任制应当与前序改革统筹配合,围绕整体改革目标,根据前序改革的核心议题动态性地设置责任制的重点议题,在结构性的意义上促进整体目标的实现。

  落实上述思路,须从两方面着力进行制度构造。

  一是根据审判责任制的功能定位重塑责任标准。

  二是将责任追究从法院系统的内部追究延伸至宪法体制层面。

  三、程序主义责任观的构建

  责任标准是审判责任制的核心。有必要立足于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和审判权宪法功能实现这一元点,重构审判责任标准。

  (一)从错案标准到职权标准

  审理者裁判这一彰显独立行使职权的设置,构成裁判者负责的前置环节。在宪法体制运行层面,即使审判权依法独立公正行使,也可能产生错案。审判权根据证据规则查明事实,依据解释规则适用法律,但由于证据规则和立法规范本身的偏差,无论是事实认定还是法律适用,都可能产生制度性的裁判错误。加之转型期诸多历史遗留问题既无法证据化,也无法进入法律调整范围。如果因为体制性不畅导致救济无力,由裁判者来担责显然并不妥当。由此观之,承担责任只限于因审判人员的职业伦理、专业技艺等个人原因导致审判权没能独立公正行使的情形。

  然而,如果固守此种职权标准,就可能会因过于倾向专业化而难以与民众理解完全契合,那么是否可能因此加剧审判权与民众的隔阂?在审判监督尚不健全的当下,会不会制造责任遁避乃至产生包庇的空间?固守职权标准的责任言说,如何说服败诉一方,进而让各方当事人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如果这些基础问题得不到回答,审判责任制改革的基本思路就不会清晰。

  (二)内在于职权标准的程序主义责任观

  回答上述问题,关键在于对审判权的宪法安排及其结构性含义的理解。宪法体制在“立法—执法—守法”之外设置司法,意在通过审判程序的展开,将纠纷各方导入程序,对纠纷进行客观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力图消除当事人对法律的歧义、误解和抵抗,让内在于法律的公平正义再次彰显,进而向理想过程靠拢。就此而言,审判权乃是以纠偏方式彰显法律公平正义的恢复性秩序。

  具体而言,审判程序通过如下三个维度来实现恢复性秩序的宪法功能:

  第一,祛除现实差异的形式平等。

  第二,辩论对话过程的情绪释放。

  第三,裁判结果与审判过程关联。

  (三)程序主义责任观对审判责任制改革的制度导向

  基于此,审判责任制改革的制度导向很明确,即强化对审判过程实质化、裁判结果与审判过程关联的约束。审判责任制首先是底线意义上的审判行为约束,即对故意违反审判程序规定、证据规则运用和法律适用标准,或因重大过失导致裁判错误并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追究责任。

  不过,底线意义上的审判行为约束仅是一种外在形式的约束。形式标准相对容易达成,关键在于如何以责任制倒逼审判过程,使内在于形式标准的审判过程的实质功能得到彰显,并实现其对裁判结果的约束。

  四、审判责任制对接宪法监督体制

  将人民司法的政法传统与程序主义责任标准相融合,需要超越审判责任制局限于法院系统内部的狭隘视角,通过将审判责任制对接宪法监督的体制拓展予以实现。

  (一)审判责任制改革的内卷化困境及其生成机理

  当下的审判责任制改革,总体上局限于法院内部监督机制的建构。

  法院内部主动积极的责任追究,既是弥补公信力、重塑形象的补救措施,在一定意义上其实可算作责任兜底后的软着陆,它以自我消化的方式变相排斥了可能更为严厉的外在责任追究,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审判管理、职业队伍建设等内部问题频繁暴露。

  这种局限于内部的责任模式,侧重于应急式的压力回应,遮蔽了结构性的积弊。这种情景下,问题必然源源不断地产生,再频繁的内部追责也终究难以有效抑制,于是只能依靠内部机制的不断“创新”和追责强度的不断抬高来应对。它将自身与宪法体制针对审判权所设计的监督体系相隔绝,纯粹依托内部行政化推行对外妥协、对下施压的策略,虽在个案中获得了不错的效果,但长此以往,会陷入资源投入不断增加,却不断被内部吸纳无法外化为制度效益,反而滋生破坏审判规律行为的内卷化困境。

  内卷化困境根源于“法院(法官)—公众”的狭隘二元对立结构。在这一对立结构中,由人民司法的政法传统所加持的“公众”占据压倒性的优势,法院倾向于以自我妥协但也带有明显自利倾向的内部责任追究来缓解对立。

  从宪法体制的运行逻辑来看,“法院(法官)—民众”的二元结构因为脱离了宪法体制,并误解了宪法逻辑,而注定陷入对立。它漠视了法院所置身的宪法体制整体视角所具有的二元结构疏导和沟通功能。

  (二)审判责任制与审判权监督体系的系统关联及其意义

  审判责任制作为监督机制,在逻辑上应与宪法体制下关于审判权的监督体系形成系统关联。在制度构成上,这一体系可表达为“法院内部监察—上诉和审判监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人大监督”º。这一监督体系的有效运转,对于化解审判责任制乃至法院改革所陷入的困境,有着突破性的意义:

  第一,监督体系以体制性系统关联和权威介入的方式,消解了民主性与专业性、生活逻辑和专业逻辑的二元对抗,并事实上在消解对抗之外设置了二元结构的沟通交流机制。第二,如果某个案件的裁判结果明显失当,引起了社会普遍的关注,此时应当考虑外部介入,而非当下习惯性的专业逻辑妥协。如果能够将整体宪法体制的制度资源按照宪法逻辑导入“法院(法官)—公众”的传统二元结构中,就可借助整体规划下的内外合力超越局限于内部的制度繁冗和逻辑错乱,从而走出内卷化困境。

  重大改革于法有据,蕴含着深刻的改革政治学命题。以“人民—人大—法院—当事人”的宪法体制安排审视审判责任制改革,是审判责任制据以展开的依据所在。它在三个层面上凝练了改革的核心议题:一是避免单兵突进的冒进改革,遵从法院改革的整体部署,配合审判运行机制改革,动态性地设置责任制的改革重点,形成“独立—专业—责任”的协调并进;二是回归审判权的宪法结构功能定位,以保障职权履行和倒逼裁判说理的职权责任标准,强化对审判过程实质化、裁判结果与审判过程关联的制度化约束;三是将审判责任制接入宪法关于审判权的监督体系,正确理解人民司法的宪法逻辑,以体制性的系统关联走出局限于“法院(法官)—公众”二元结构所造成的制度繁冗和逻辑错乱,并在特定条件下以权力机关的介入,架构起法院专业裁判与公众朴素理解的沟通桥梁。

  作者简介:

  秦小建,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宪法学研究会理事。研究方向为宪法基础理论,近期的研究侧重于从中国宪法体制的组织和运行结构视角来整体性地分析具体制度,尝试对中国宪法体制的组织逻辑进行系统提炼。

  论文创新点:

  1.本文将审判责任制改革纳入中国宪法体制的整体视角,立足于“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宪法规范元点,梳理出审判权宪法功能实现的“独立—专业—责任”递进逻辑,据此检视当前改革由于逻辑错位所致的单兵突进困境及其衍生问题,明确了重塑责任标准和对接宪法体制两条改革路径。

  2. 本文认为,实践中的审判责任制被异化为行政化的压力应对策略,依据审判权作为恢复性秩序所应具有的程序功能,指出审判责任制应以强化对审判过程实质化、裁判结果与审判过程关联的约束为目标,由此重构程序主义责任观,试图克服责任制异化困境。

  3.本文提出将审判责任制与宪法监督体制相对接,以此理解人民司法的宪法逻辑,以体制性关联走出局限于“法院(法官)—公众”二元结构所造成的制度繁冗和逻辑错乱,以此走出改革的内卷化困境。

  

作者简介

姓名:秦小建 工作单位:华中科技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