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今日推荐
简论洞朗事件中印军行为界定的法律理据与外交因素
2018年11月08日 22:17 来源:《边界与海洋研究》2017年第5期 作者:章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章成,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讲师,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研究人员.

  摘要:洞朗事件历时2个多月逾70天的时间,如今虽然告一段落,但仍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细节。这其中,有一项涉及国际法内容的细节值得深思,即对印军的行为如何进行定性。有鉴于此,本文拟从国际法原则与规则的适用以及外交文书的表述层面,对“对峙”、“越界”、“入侵”和“侵略”等词句进行解读,进一步明晰洞朗事件中的印军行为的定性问题,以此来讨论中国相应的应对选择。

  文章全文:

  一、如何定性洞朗事件中的印军行为

  国内有不少民众不满官方以“对峙”来描述洞朗事件,认为印军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侵略,主张在印军踏入中国国土的时刻就应以武力消灭之。当然,实际上大家都非常清楚,使用武力乃至进行“国战”,是最高层次的国家对外行为,需要全局性的战略谋划和涉及外交、政治、军事、法律、经济和舆论等层次的方方面面准备。所以,兵者为涉死生之地存亡之道的国之大事,在使用上必须为政治和战略服务,上兵伐谋,兼以伐交,伐兵攻城则位居其下。这是非常明晰的道理。而对洞朗事件中印军行为的定性和处理,既遵循了上述战略思维的逻辑层次关系,也可以从具体的国际法层面予以分析。据此,或可有助于我们跳出对官方使用词汇是重是轻的争议。毕竟,外交词语本来就需要一定的模糊性,从而给理性和妥协留出必要的空间。外交文书上的语言艺术当然不是意气之争的吵架,当外交上出现小声说重话时即意味着情势严重,及至事态缓和后,官方的用语当然更有必要留足更加宽泛的余地。诚然,这也给了不同立场的媒体和人士以不同评说的机会,但我们仍应该从国家官方的表态和形形色色的讯息中做出实事求是的判断。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官方在外交场合的用词从来都不是随意的,而是严谨和弹性的结合体。严谨是法律意义上的,务求精确且不授人以柄;弹性是为外交和政治层面的解决留下必要的空间。因为使用不同的词汇,如对峙(standoff)、越界(across the border)、入侵(incursion/invasion)、侵略(aggression),等等,意味着不同程度的语境,以及不同的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权重比。这些不同的概念词汇,会产生出不同的国际法后果和国家责任,连带影响中国在使用这些词汇之后所采取的行动措施。所以肯定不会随意使用,学界也可以通过文本文献的观察,进而寻找出一个大致但较为明晰的区分标准。

  这其中,“对峙”是对事实状态的直接描述,“越界”也是,但“越界”包含了对边界法律状态的判断前提。即有关人员越过的“边界”必须首先是条约已定界,只有有效的法律边界已然存在,才可在一个事件中判断有关人员是否存在越界行为。相反,如果两国的边界处于未划定的状态,则一般存在双方领土主张重叠的争议地区。那么,在双方的领土主张争议区内,双方边防人员的进出行为谈不上法律性质的越界。例如,在藏南、拉达克等地区,因为中印双方领土主张重叠且边界从未划定,就不时出现两国边防部队的相遇和争执。虽然印度媒体在对此类事件进行报导时通常都用“越界”来指控中方,但这种情况却并不构成法律性质的越界。当然这有可能是一方越过了双方在现实中形成的“实际控制线”(下称“实控线”),也可能导致边境出现紧张和危机,但越过“实控线”本身并不承担国际法上的越界责任。不过,在边界未划定的两个国家中,倘若一方直接越过双方的领土争议区进入到另一方的无争议领土,则此种行为依然构成越界。例如印军就曾越过其与孟加拉国、缅甸的领土主张重叠地区,进入孟方、缅方的无争议领土一侧执行过所谓军事行动,致令印度与上述两国的双边关系出现紧张。在东海,中日的海上边界也从未划定,在事实上形成了一个东起中方主张的琉球海槽线、西到日本单方主张的“中间线”的海上争议区,这一海区也涵盖了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在这一海区,事实上中日双方的舰机都在进行活动。日方一方面对我方船舶舰机巡航钓鱼岛的行动进行无理指责,另一方面却将其防空识别区的西界划到超出“中间线”的范围,最西侧直抵中国家门口距离浙江海岸约130公里的位置;“入侵”和“侵略”已经是价值高于事实的判定,但入侵是一个描述性概念,一般用于具体描述可以量化的具体事件,用以支撑佐证侵略状态确实、持续存在的结论。侵略则是一个综合的结论性概念,从性质和使用的逻辑层次上,高于入侵,会产生严重的国际法后果。入侵对应的英文词汇有incursion/invasion,incursion的程度较低,规模小,invasion是程度较高、规模大并具有战略意味的入侵。根据8月上旬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的声明,官方使用的表达是“印方越界进入中国领土”,英文版声明用的是“incursion into Chinese territory”。上述中英文词汇的表述实际就代表了官方对这次事件的定调,表明印军行为的性质是“越界”和“轻微级别的入侵”,但还达不到构成国际法含义的“侵略”程度。所以,我方要求印军撤军、恢复原状、保证不再犯,这些都属于对印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追究,在比例上是完全恰当的。但如果把印军行为界定为“侵略”,那就包括一切形式的措施反制,包括武力消灭入侵印军。

  要达到侵略的程度,越过边界进入另一国领土是进行判断的一个方面,除此之外还有一整套综合考量的过程。根据联合国大会1974年关于侵略定义的决议,构成侵略必须同时满足“违反宪章+使用武力”两个要素。所以,使用武力,但不违反宪章,不构成侵略;违反宪章但不使用武力的话,可能构成其他国际不法行为,但很难达到侵略的程度。“使用武力”是个广义范畴,既包含了直接使用武器攻击对方领土、军队、商船和民航,也包括军事占领他国领土,封锁他国港口海岸等行为。但印军先越界干扰中方修路,后枪口向下以“非战斗模式”越界与中方对峙,很难说达到了使用武力的标准。再说,判断是否构成侵略,决定权在安理会和国家自身。国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优先行使自卫权,但必须同时向安理会报告并且不得干扰安理会对局势的判断,安理会对情势的判定及其所作的决议,在国际法上具有最高的法律拘束力。但结合中印边界纠纷和国际关系现实的实际状况,即使发生大规模战争,安理会也不可能通过强制性决议。所以确定印度是否构成侵略,一看印度的行为本身,二看中国综合考量的现实需要。如今,洞朗事件已告一段落,到现在的处理结果当然是比较理想的结果,也是两国理性妥协后的纳什均衡结局。毕竟,中国的大棋盘中不可能只有这一次事件和印度这唯一一个对手。现在的现状要求国家必须耐心寻求周边战略和安全格局的整体最优解。

作者简介

姓名:章成 工作单位: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