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欧洲政坛“默克尔现象”探究
2018年12月04日 09: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俊杰 字号
关键词:联盟党;欧洲;默克尔现象;德国;基督教

内容摘要:2018年10月29日,德国政坛常青树、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默克尔突然对外宣布:年底她将不再竞选连任党主席自2000年出任基民盟主席、2005年出任德国总理以来,默克尔被誉为德国政坛的“铁娘子”,德国民众和欧洲社会对她政绩和品行一直赞赏有加。

关键词:联盟党;欧洲;默克尔现象;德国;基督教

作者简介:

  2018年10月29日,德国政坛常青树、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默克尔突然对外宣布:年底她将不再竞选连任党主席,到本届政府任期结束后也不会寻求连任总理。一石激起千层浪,她的这番表述在德国政坛和欧洲社会引发政治“地震”。德国媒体普遍认为她这样做,既是为一年来遭遇政府组阁难产、基督教联盟党在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议会选举中接连失利承担责任,也是对其仕途深感忧虑、萌生急流勇退的无奈选择。

  默克尔“双退”表态绝非冲动

  自2000年出任基民盟主席、2005年出任德国总理以来,默克尔被誉为德国政坛的“铁娘子”,德国民众和欧洲社会对她政绩和品行一直赞赏有加。但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大选后,默克尔的好运似乎不在,先是基督教联盟党赢了大选却失了民心,仅获得33%的选票,创下二战后该党在历次大选中的最低得票率。后是今年10月14日基民盟的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在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失利,仅获得37.2%的选票,失去传统的一党独大优势。两周后,在黑森州议会选举中基民盟只获得约28%的选票。

  仅仅一年时间,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联盟党在联邦议会及重要的州议会选举中一再受挫,主要的政治责任必须由默克尔本人来承担,这是她宣布不再竞选连任基民盟主席的一个重要原因。2017年11月基民盟、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与德国自由民主党(自民党)、绿党第一次组阁谈判失败后,默克尔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与社会民主党(社民党)举行第二次组阁谈判。为避免组阁难产,她不得不对社民党让渡过多的权力,把财政部长、外交部长及司法部长等要职让与社民党,此举遭到党内政要的不满和攻击。更因为她在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高发时实施的敞开门户、迎接难民的政策,遭到党内外的广泛指责。

  选举一再失利,组阁一再难产,民调对她的满度度一再降低,加之党内同僚的不信任,一系列的打击对默克尔来说是沉重的。从这个角度来看,默克尔“双退”的政治表态绝非一时冲动或委曲求全,而是她发自内心深处的真情告白。出于这些原因,国内外媒体普遍认为德国默克尔时代即将终结,有的媒体甚至判断她可能会中途“撂挑子”辞职,已开始探讨“后默克尔时代”的欧洲话题。

  “默克尔现象”的内在含义

  默克尔时代是否终结、德国“女强人”何时谢幕,是一个时政热点话题。为此,有必要弄清楚另一个关联性强且值得深思的问题:什么是“默克尔现象”?作为当今欧洲政坛特有的“默克尔现象”具有以下两层含义。

  其一, 2005年默克尔出任德国总理至今已逾13年,每次大选为何默克尔总是屹立不倒?相反,与默克尔同时期掌权的欧洲大国法国,总统从希拉克到萨科齐、再从奥朗德到马克龙,已换了四人。另一个欧洲大国英国,首相从布莱尔到布朗、再从卡梅伦到特雷莎·梅,也换了四人。只有德国总理宝座始终没有易主,为什么默克尔能成为德国政坛“常青树”?是德国选民守旧还是德国找不出一个与她抗衡的政治对手?

  其二,默克尔执政以来德国经济持续发展、社会比较稳定,不少选民在前三次大选时都对基督教联盟党投了信任票。可奇怪的是,2013年大选时德国经济增长率仅为0.7%,基督教联盟党却获得41.5%的高票。相反,2017年大选时德国经济增长率达2.2%,财政盈余366亿欧元,均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高。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基督教联盟党仅获得33%的选票,组阁一再难产。西方国家大选向来重视“拼经济”,但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联盟党政绩显赫却难以获得更多选民青睐,这种政治反常现象的确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要探寻“默克尔现象”的真实答案,也需要从两方面来分析。一方面,每次大选默克尔为何总是屹立不倒?答案并不复杂。欧债危机高发时,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深受其害,财政赤字严重且失业率高。唯有德国经济独善其身、一枝独秀,可见默克尔在治国理政方面的确有一套。在处理希腊债务危机时,她坚持“以财政紧缩和改革换援助”的原则,强调不能指望“免单”或“寅吃卯粮”。她还号召意大利等欧盟成员国政府严控财政赤字、削减公共开支。正是有了默克尔和德国这个“中流砥柱”,欧洲债务危机才得以缓解,希腊政府才得以脱困,欧元区经济才避免进一步恶化。在处理德国劳资矛盾、改革社会福利制度方面,默克尔也有其过人之处。因此,当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罢工浪潮此起彼伏时,德国社会却显得异常平静,德国选民总是在关键时候选择信任默克尔。

  另一方面,在获得其他欧洲大国无法比肩的政绩时,默克尔反而在大选中遭遇滑铁卢,失去不少传统的基督教联盟党选民支持。为什么会产生这一政治悖论现象?从最直接的原因来看,主要是默克尔在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高发时采取的“敞开门户”政策,本意也许是出于基督教关爱精神,把大批来自战乱国家的难民安置在德国,为人口老龄化的德国储备新生劳动大军。问题是默克尔没有征求德国社会各界的意见就轻率做出决策。结果上百万难民(也包括非法移民)的涌入给德国社会带来诸多问题,仅2015年德国政府就耗资100亿欧元用在难民身上。许多难民很难融入基督教主导的德国社会,少数难民甚至还制造暴力犯罪和宗教冲突,危及德国民众安全。尽管默克尔在2016年就开始反思并收紧难民政策,但收效甚微,反而给新生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提供了有效攻击基督教联盟党难民政策的口实。德国选择党在2017年大选中大打民粹主义旗号,反对政府接纳难民和非法移民,居然赢得12.6%的选票而杀进议会。可以说,德国选择党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与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有关。

  “默克尔现象”的背后

  不仅如此,“默克尔现象”的产生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一是欧债危机十年来所产生的负面效应已波及传统的德国社会,导致各阶层民众的利益受损,社会发生裂变。而基督教联盟党和社民党这两大党坚持走传统的中间路线,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需要,更不能反映民众求变的政治愿望。

  二是德国社会稳定的基石——中产阶级在第四次科技革命浪潮的冲击下发生裂变,除一部分仍属于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外,更多的则自称为“辛苦工作的中层”。这部分群体对其生活质量并不满意,担心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科技革命,会使其工作不稳定和陷入老年贫困。德国中产阶级人数的萎缩以及法定退休金水平持续下降,使得他们对默克尔领导的大联合政府越来越失望。2017年大选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德国投票选民的平均年龄为52岁,其中,1/3选民超过60岁。不少中老年选民面对德国掀起的“工业4.0”科技革命浪潮,深感自己的知识落伍和体能下降,更担心他们的切身利益被忽视、养老福利被削减,而这部分群体恰恰成为德国选择党或左翼党拉拢的对象。

  三是德国中产阶级的萎缩和分化导致德国政治生态环境发生巨变,多党共存的政党格局正取代传统的两党独大格局。二战后,德国长期由基督教联盟党和社民党轮流执政或联合执政,但2017年大选德国议会中出现基督教联盟党、社民党、德国选择党、自民党、左翼党和绿党六个党派,说明德国的政党格局正由两党独大转变为多党共治。两大全民党的政治主张已经不能满足社会各阶层的利益诉求,传统的高福利主张已经过时,怎样消除贫困、实现社会公平是两大党难解的社会问题。因此,左翼和右翼政党的兴起,正好代表了德国社会一部分群体的政治利益。即便默克尔执政政绩显赫,但在这部分选民看来与己无关,他们更愿意把利益诉求寄托在德国选择党及左翼党等其他非主流政党身上。

  从默克尔“双退”表态来看,承担难民政策过失和大选失利责任是她萌生退意的初衷,但并不意味着她马上就会告别欧洲政治舞台。作为21世纪欧洲政坛为数不多有抱负、有远见的领导人,除了治国理政外,默克尔还有推动欧洲一体化事业的政治夙愿。在欧洲社会面临英国脱欧、极右翼民粹势力猖獗、欧债危机、难民危机迭起以及欧洲认同观念出现裂变的今天,许多难题需要默克尔这样有能力的领袖来处理。以她女强人的个性和政治抱负,应该不会急流勇退,因为德国和欧洲一体化还离不开她这个“舵手”。从这个意义上说,默克尔时代即将谢幕的判断或说法是不准确的。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赵俊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