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院长风采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年06月11日 16: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字号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

关键词:伦理道德;精神哲学;伦理学

作者简介: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伦理学,道德哲学,还是精神哲学

  当今关于伦理道德的理论似乎难以找到一个共同话语,至少存在三种可能的表达:伦理学,道德哲学,精神哲学。伦理学的话语重心在“伦理”,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名之“伦理”却以“道德”为对象,这种理论和体系从一开始便存在内在概念矛盾。或许,将以“道德”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名之为“伦理学”,本来就是一种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基因,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的中国伦理型文化传统的哲学演绎。“道德哲学”的话语重心在“道德”,它将“道德”归之于哲学并在哲学的层面进行讨论,以此涵盖道德与伦理。然而仔细考察便发现,“道德哲学”也许是一个西方传统或西方文化偏好,就像“伦理学”是中国传统和中国文化偏好一样。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科伦理学》虽名之为“伦理”之“学”,但开篇便区分“伦理的德性”与“理智的德性”,并且以后者贬抑前者。在日后拉丁化的过程中,古希腊的“伦理”向古罗马的“道德”形变,至康德,一种“道德哲学”的传统最后完成,这种道德哲学“完全限于道德这一概念,致使伦理的观点完全不能成立,并且甚至把它公然取消,加以凌辱。”

  西方哲学将伦理与道德重新回归于一体只是在黑格尔体系中才完成。黑格尔在“精神哲学”的框架体系中讨论伦理与道德,将它们作为人的精神发展的不同环节和不同形态。“精神哲学”可以扬弃“伦理学”和“道德哲学”中对伦理与道德的偏颇,在精神的辩证发展中考察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并使之成为一个哲学体系,但在黑格尔体系中,它们只是精神哲学体系中“客观精神”的环节,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还有“主观精神”“绝对精神”两个构造。不过,正因为存在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的纠结,才需要精神哲学。也许,“精神哲学”并不是化解伦理与道德、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纠结的最佳方案,但它确实是迄今发现的最具可能性的方案。一个反证是:现代西方哲学故意冷落黑格尔,结果陷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难以自拔的矛盾。

平言:在大有可为的新时代里大有作为
2019年02月11日 16:45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全国消费市场、文化和旅游市场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据商务部监测,2月4日至10日,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10050亿元,比去年春节假期增长8.5%。经中国旅游研究院综合测算,全国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同比增长8.2%。中国有个大市场,这给了我们应对外部风险挑战的信心与底气。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出发的季节,也是播种的季节。春节假期后的首个工作日,人们再次回到岗位上,在“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的召唤下开启新征程。面对充满机遇与挑战的2019年,欢乐祥和的春节为我们积攒起继续奔跑的勇气与动力。

  奔跑中的2019,注定更不平凡:这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大庆之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可谓机遇与挑战交织、动力与压力并存。能否抢抓发展机遇、妥善应对挑战,能否将信心与定力、决心与勇气转化为发展的潜力,关键还要看我们能否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在大有可为的新时代里大有作为。

  从这个春天出发,让我们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赛道上继续奔跑。打好三大攻坚战,既是重要的经济工作,也是重要的政治任务,既蕴含着经济发展的新机遇、新空间,更是我国直面不平衡、不充分发展难题的有力抓手。我们要切实扛起责任,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不断创造新成就,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打下决定性基础。

  从这个春天出发,让我们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赛道上继续奔跑。发展永无止境,改革未有穷期。破解前进中的问题,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关键一招。面对激流险滩、重重关山,必须不断探索、迎难而上,尤其是在目标路径已绘、任务清单已明的前提下,倾尽全力抓落实。只有勇做行动派和实干家,才能披荆斩棘、成就大业。

  从这个春天出发,让我们在创新驱动发展的赛道上继续奔跑。我国创新脚步从未停歇,未来更要紧紧抓住和用好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努力赶超,力争在基础科技领域作出大的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推动科技创新、产业创新、企业创新、市场创新、产品创新、业态创新、管理创新,加快形成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

  从这个春天出发,让我们在提升人民获得感的赛道上继续奔跑。农民如何持续增收、年轻人怎样发展得更好……对于未来,人们有更多新期待。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能有丝毫懈怠,必须风雨兼程、再接再厉,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让百姓品味更多幸福的味道。

  春天播种,秋天收获。只要我们继续奔跑,真抓实干,当下的拼搏与奋斗,都将成为打开未来之门的钥匙,新的更大奇迹也必将在我们手中创造出来。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