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应用经济学 >> 文摘
[文摘]宦乡:新技术革命与我国对策
2019年01月01日 11: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宦乡 字号
所属学科: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前,世界上正在酝酿一场新的技术革命的高潮。根据目前的形势,我们只能采取“迎头赶上”的方针。我们提“迎头赶上”,是从自己的国情、从我们的发展需要出发,有计划、有领导、有组织、有科学根据地“赶”。以往那种盲目乱赶所造成的错误不是不可以避免的。

  我们迎头赶上的总目标是在未来的20年内:(1)分期分批把我们的主要企业用新技术改装起来,使其现代化;(2)建立一两个科学研究、生产、教育相结合的新工业基地,对技术研究、开发,产品制造,人才培养,基础科学研究都能起推动作用;(3)生产进一步实现社会化,使物资不但丰富,而且多样化、标准化、优质优价化,从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形成一个发达活跃的国内市场;(4)生产出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附加价值高的“拳头”产品,能为国外市场所欢迎和适销;(5)生产出一批先进的国防军工产品,使国防真正实现现代化。“赶”,本身不是目的,要达到上述五个目标才是目的。

  当前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正在进行结构调整,其主要内容是:(1)把传统的劳动密集工业关闭、压缩、转产,或者向第三世界转移。(2)对传统的资本密集工业,一方面进行压缩、控制生产或转移;另一方面对继续经营的这种企业进行技术改造,以实现设备的现代化、生产的自动化和能源、材料、空间、人力等方面的节约化。(3)正在大力发展知识技术密集工业,主要是微电子、光导通讯、生物工程、核能和新材料等工业。当前所说的新技术革命,主要是指以信息产业为中心的上述新兴工业,其中,尤为突出的是电脑工业的发展。目前的重点应当摆在微电子学(包括电脑)和生物工程这两方面。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有利于我们迎头赶上。在未来十几年中,(1)固定资本投资很难形成高潮,机器大规模更新难以做到;(2)对旧有技术的改造,由于害怕引起劳资纠纷,步子不会很快;(3)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使新技术革命的发展呈现出两种趋势:一方面竞争迫使科技向前发展,另一方面又妨碍科技的实际应用。后一种趋势还相当强。这样就使科技成果的广泛应用受到阻碍而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能很快形成广大的市场。因此在未来的十几年中,买方市场还是主要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成为我们引进新技术的某种有利条件。科学技术发展的周期也说明我们可以迎头赶上。

  综观全世界,现在的科学技术带主要集中在太平洋地区。美国人士认为,全世界目前只有两个技术带:西边是美国;东边是日本。技术带是新技术革命引起的一个高级科学技术的综合群。除美国、日本外,现在西欧也开始策划技术带。英国已经有了一个规模较小的技术群,联邦德国、法国、比利时准备共同建立综合技术群。在二三十年内我们也要在几个主要领域建立起具有一定规模的研究体系。

  研究各国新技术发展情况可以给我们以启示。要迎头赶上,就必须了解世界各国的情况。不了解他人的情况,“赶”就无从谈起。美国、日本现在站在新技术革命的前列。总的来看,美国的基础科学研究、军事技术、综合应用水平,一般优于日本。日本竞争的优势主要在实际应用方面。西欧的基础科学研究在美国之上。西欧的弱点在于技术普及应用的水平较低,生产和研究结合不如美国,在新产品的批量生产方面态度保守。值得注意的问题是西欧从美国、日本大量进口电子元件、电子计算机,结果冲击了本国、本地区电子计算机工业的发展。70年代中期,苏联开始追赶,制订了优先发展新技术,特别是电子计算机技术的政策。这些年工业变化之大,与电子计算机的发展大有关系。东欧国家中值得注意的是匈牙利,它对西方的工厂自动化、办公室自动化、家庭自动化研究较深。

  中国是有人才的,在许多新技术的开发方面是有所发明创造的。研究和开发新技术,中国人并不缺乏聪明才智。但我们现在成熟的人才很不够。为了“迎头赶上”,我们的人才培养也要与此相适应。

  我们要“赶”世界先进水平,不能不看到我们的困难和问题。主要问题出在我们的管理体制上。我们发展电子工业,可以说存在着“散、乱、差”的问题。所谓“散”,就是人力分散、资金分散、目标分散。所谓“乱”,就是乱上马、乱布点、乱开题目、乱投资。所谓“差”,就是质量差、可靠性差、配套差、外部设备差。指出这些问题,旨在强调我们为了“赶”,必须进行体制改革。不然光说“赶”,障碍重重,又不能排除,那也不能成功。

  如何迎头赶上?

  第一条,要确立优先发展、重点扶持的政策。所谓优先发展,就是发展微电子技术、光导通讯、生物工程等新兴工业。要经过充分调查研究,把资金相对集中到最有前途的尖端产业上,使之得以优先发展。因为这些新产业的迅速发展是加速改造和带动其他工业发展的关键。

  第二条,发展新技术与目前面临的企业改造要结合起来。要运用微电子技术,使原有的企业实现省能源、省资源、省空间,提高产品质量,实现标准化,降低成本,并且适应国内外市场的需要。

  第三条,电子计算机技术要急“先行官”之所急。“先行官”首先是通讯工业,其次是机械工业。

  第四条,实行以应用促生产的方针。

  第五条,全面进行管理体制的改革,光靠零敲碎打不行。为此,我建议:一要加强国家领导,二要统一规划,三要明确分工,四要鼓励互相联系。发展新技术靠国家领导。由国家来领导发展新技术是世界上一个共同趋势。要解决过去分工不明确,各地方、各部门“割据”的问题,要破除“部门所有制”。

  第六条,要建设我们自己的“硅谷”。应该在上海地区逐步建立起来一个把研究、开发、设计、推广、生产和国内外推销结合在一起的新技术群基地。

  第七条,引进技术,引进外资。最先进的新兴技术人家是不会卖给我国的,但是我们买进一般认为是先进的技术是完全可能的。

  第八条,我们要大力引进人才,赶快解决科技队伍方面的问题。大力培养搞新技术的人才,同时也要轮训技工。总之,人才是个大问题。

  第九条,要和我们整个的经济、社会发展计划联系起来加以考虑。从长期看,每一项新技术的应用都会产生许多新的就业岗位。所以不要怕新技术的发展和旧技术的改造会引起结构性失业。总之,我们还是要有点“赶”的精神。

 

  (宦乡,1909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顾问,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总干事,北京大学教授。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1983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闫琪/摘)

作者简介

姓名:宦乡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

职务:中国社会科学院顾问,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总干事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