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潘月娟: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基本问题探讨 ——基于新制度主义理论视域
2018年11月08日 16:04 来源:《教育研究》 作者:潘月娟 字号
关键词:学前教育;新制度主义;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

内容摘要: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具有影响幼儿园的可能,幼儿园对合法性的追求及对资源的依赖是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作用基础。

关键词:学前教育;新制度主义;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

作者简介:

  原题: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基本问题探讨

  作者简介:潘月娟,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研究所副教授,教育学博士(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具有影响幼儿园的可能,幼儿园对合法性的追求及对资源的依赖是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作用基础。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传统等会影响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结构与运行,幼儿园会从自己的资源与需求出发积极能动地回应外部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要增强外部教育质量评价对幼儿园的影响效果,一方面,要强化外部教育质量评价对幼儿园可获得的资源和合法性的影响力;另一方面,还要构建适应和支持外部教育质量评价的外部环境。

  关 键 词:学前教育 新制度主义 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

  基金项目:本文系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重点课题“北京市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体系的元评估:新制度主义的视角”(课题批准号:ACA15138)的研究成果。

  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框架和完备的标准体系、面向不同类型的托幼机构全面开展学前教育质量评价成为国际学前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研究需要突破教育学和心理学的理论视域,引入组织社会学的新制度主义理论来分析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与幼儿园的互动,以为当前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改革提供参考。

  一、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作用基础与机制

  建设、完善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作用基础和机制,即外在的教育质量评价制度能否影响以及如何影响幼儿园。新制度主义强调组织是开放的结构。为了生存和发展,组织必须与环境进行交流和交换,从环境中获得关键资源和组织合法性。[1]其中,合法性强调的重点在于社会规范的支持与期待,要求组织或个人的行动符合社会承认或合乎情理的逻辑。组织必须得到社会的承认、为大家所接受,才能得以生存与发展。斯科特指出,组织生存所需要的不仅是物质资源和技术信息,更重要的是社会的接受性和可依赖性。[2]合法性的获得与资源获得密切相关,合法性是组织获得资源的基本前提,是一种能够帮助组织获得其他资源的重要资源。[3]资源依赖与组织合法性的追求是组织在环境中生存与发展的强大动力,是驱使幼儿园参加外部教育质量评价的重要动因。幼儿园作为一种教育组织,需要获得外部和内部合法性,赢得家长和同行的尊重和信任,才能获得员工的组织认同和承诺,确保队伍的稳定性和工作积极性,获得各方面的资源。幼儿园参与评估的动机更多源于对组织合法性和资源的追求。菲弗等人强调,正是由于组织对环境的依赖使得对组织行为施加外在约束和控制成为可能甚至是必然。[4]因此,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具有影响幼儿园的可能,幼儿园对合法性的追求及对资源的依赖是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作用基础。

  制度包括规制、规范和文化认知三个层次的构成要素,不同性质和内容的制度重点强调的要素不同。就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而言,主要是将规范性要素和规制性要素结合在一起来对幼儿园施加影响。规范性要素表达了应该怎么做才是恰当、合适的,如社会规范,其对组织或社会成员具有规约性,但没有强制性。评价标准是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规范性要素,制定标准和标准化的过程是典型的制度化的规范和文化载体。[5]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描述了特定历史时期特定社会文化所倡导的高质量幼儿园教育应具备的特征。它在肯定某种特征的幼儿园教育实践的同时,否定和排斥其他特征的幼儿园教育实践。幼儿园只有符合评价标准的教育实践才能得到认可、获得合法地位。

  规制性要素是指,对必须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的明确规定,主要源于政府政策、法律法规等。规制性要素通过奖励或惩罚机制对组织施加影响。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管制性压力主要由评价结果应用机制实现。有效的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设计都会将评价结果与社会声誉、资源提供和分配等建立联系,直接影响幼儿园的资源和合法性获得,进而增强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约束力,调动幼儿园参与质量评价的积极性,诱使或迫使机构按照评价标准要求表现相应的教育实践。例如,美国现有的州立托幼机构质量评价与改善体系都为托幼机构提供某种形式的经济刺激和支持,包括依据质量等级水平提供的奖金和补助、与质量评定相关的税收减免或其他专业发展项目等。分层补助等形式的经济激励措施有效地增加了参加质量评估与改善的托幼机构数量。[6]将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这一规范性要素与评价结果应用机制这一规制性要素相结合,在评价结果与社会声誉和资源分配之间建立联系,能够增强外部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强制性约束力,切实发挥质量评价对幼儿园实践行为的规范与引导作用。若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只停留在规范性要素建立评价标准体系,缺乏相应的奖惩机制,未能在评价结果与幼儿园之间建立高利害关系,就很难使幼儿园服从和遵守评价标准的规定要求。

  当外在的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内化为教师的教育观念,并在教师的日常教育实践中表现出来,成为教师习以为常、理所应当的常态化、仪式化的教育行为,这种教育观念与实践就成为高度制度化的客观事实,实现了认知层面的制度化,从而将规范性要素转化为文化认知要素。当某种观念与行为成为组织和个体所共享的认知图式,这种认知图式将进一步强化组织和个体的行为,以保持与文化认知要素的期望的一致性。参与外部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的经验积累促使幼儿园教师普遍形成反对知识传授和集体上课、赞成主动学习和游戏的幼儿园教育观念,推动了社会倡导的幼儿园教育观念的制度化。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应当合理设计并有机整合作为规范性要素的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和作为规制性要素的评价结果应用机制,把某种形态的幼儿园教育观念和实践塑造为普遍认可的社会标准。在合法性和资源追求的驱动下,幼儿园和教师会遵从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规定要求,普遍地、稳定地、持续地表现出符合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的观念与行为,从而将规范性要素转化为文化—认知要素,达成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的目的。

  二、环境对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与幼儿园互动的影响

  结构制约与行动者的能动性的关系是组织与制度研究的永恒话题。新制度主义理论更强调组织与制度的相互作用,社会位置影响行动者对场域的感知及其可获得的资源,并中介其与所处环境的关系。[7]幼儿园及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都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深深地嵌于更广泛的社会背景之中,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运行及其与幼儿园的互动都会受到所处环境因素的影响。幼儿园在组织场域中所处位置不同,对政府和市场的依赖程度亦不同,所追求的合法性类型的侧重点即有差异,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对其约束力强度不同。幼儿园对政府提供的公共资源的依赖程度越高,其对外部评价制度的适应与遵从程度就越高。作为处于一定社会结构中的行动者,幼儿园会从自身资源与需求出发,积极能动地回应外部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

  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传统等会影响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结构与运行。幼儿园对外部教育质量评价制度的态度与回应受其所处环境影响,组织的结构和实践反映或回应于比组织更大的社会存在的规则、信念和惯例。[8]斯科特将组织的环境划分为技术环境和制度环境。技术环境要求组织的结构设计及运作方式以完成任务为目标、追求效率,制度环境要求组织的结构及其行为应满足外在的法律、观念、规范的要求。[9]幼儿园同样处于一定的技术环境和制度环境中。幼儿园所处的技术环境是多元的、模糊的。在硬学科中,更强调客观性,认为存在唯一正确的理论;而软学科中,更强调社会建构,就带有较强的主观性。[10]幼儿园教育就具有这种特点。幼儿园教育实践的意义与价值是由社会和个体赋予的,幼儿园教育质量反映的是处于特定情境之中的社会和个体对儿童及其所接受教育的期望。幼儿园教育质量的界定必然受到情境的影响和价值取向的指引。情境是个人的、社会的、文化的、历史的、经济的及政治的因素与情况等的综合体。所处情境不同,价值取向和利益诉求自然有异,对儿童发展和幼儿园教育的期望也就有所差别。不同社会、文化、群体、个体之间较难就何谓高质量的幼儿园教育达成一致的意见,因而很难形成清晰界定、广泛认同的标准。[11]

  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描述的是特定社会文化和历史时期对高质量幼儿园教育的期望,相对明确、清晰的界定说明了幼儿园的技术环境,使得幼儿园的技术环境相对确定。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在赋予某种特定形态的幼儿园教育的观念与实践以合法地位的同时,排斥和否定了其他形态的教育观念与实践。卷入幼儿园教育的利益相关者是多元的,不同利益相关者对幼儿园合法性的判断标准有所差异。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标准规定的技术标准得到行政管理部门的认可,不一定得到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认可。技术环境要求的不一致为幼儿园在获得合法性追求时带来了困难与矛盾。

  幼儿园会侧重追求怎样的合法性,关键在于其资源获得的途径及其在场域中的位置。而幼儿园在场域中的位置及其资源获得又受到更广泛的制度环境的影响。制度环境由多种制度因素交织在一起形成,以不同的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组织的行为及组织之间的关系。外部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只是幼儿园所处制度环境的一部分,管理制度、财政投入制度等更广泛的制度因素都会影响幼儿园在组织场域中的地位及其资源获得途径,进而影响幼儿园与外部质量评价制度的互动。目前,我国发展学前教育的模式是两条腿走路,两种资源配置模式并行,公共学前教育资源由政府通过行政机制在公办幼儿园中进行分配,而民办幼儿园主要通过市场机制来获取资源。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制度对公办幼儿园的资源获得有更大的影响,由此,公办幼儿园的参评动机比民办幼儿园更强。

  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体系主要由规范性因素和规制性因素构成,其影响幼儿园的作用基础在于幼儿园对合法性和资源的追求。构建科学有效的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体系需要将评价标准的期望描述与社会文化价值观念相契合,使幼儿园的技术环境和制度环境的要求相一致,减少幼儿园因追求不同的合法性而产生实践冲突;建立并有效运行奖惩机制,将规制性要素与规范性要素有机结合,增强幼儿园教育质量评价的约束力。幼儿园可获得的资源及其场域中的位置、外部教育质量评价的运行都会受到更广泛的制度环境和社会背景的影响。这意味着要增强外部教育质量评价对幼儿园的影响效果,一方面,要强化外部教育质量评价对幼儿园可获得的资源和合法性的影响力;另一方面,还要构建适应和支持外部教育质量评价的外部环境。

  参考文献:

  [1]周群英.环境在组织研究中地位的演进:组织与环境互动的视角[J].社会科学论坛,2010,(1).

  [2][5]Scott,W.R.Institutions and Organizations(Second Edition)[M].Thousand Oaks,California,USA:Sage Publications,2001.78、126.

  [3]Monica A.Z.,Gerald J.Z.Beyond Survival:Achieving New Venture Growth by Building Legitimacy[J].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2000,(414).

  [4]Pfeffer,J.& Salancik,G.R.The External Control of Organizations:A Resource Dependence Perspective[M].Stanford: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3.43.

  [6]Mitchell,A.Financial Incentives in Quality Rating and Improvement Systems:Approaches and Effects.QRIS National Learning Network.2012.[EB/OL].http://www.qrisnetwork.org/sites/all/files/resources/gscobb/2012-05-24%2015:13/Approaches%20to%20Financial%20Incentives%20in%20QRIS.pdf.2017-01-12.

  [7]Battilana,J.,et al.How Actors Change Institutions:Towards a Theory of Institutional Entrepreneurship[J].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Annals,2009,(1).

  [8]沃尔特·W·鲍威尔,保罗·J·迪马吉奥组织分析的新制度主义[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中文版序言1.

  [9]费显政.新制度学派组织与环境关系观述评[J].外国经济与管理,2006,(8).

作者简介

姓名:潘月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