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李政涛:今天,如何做好“儿童研究”
2018年12月06日 13:52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李政涛 字号
关键词:儿童研究;教育研究;立场生境

内容摘要:“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中的基础性研究、前提性研究,是所有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的共同专业与共同视野。

关键词:儿童研究;教育研究;立场生境

作者简介:

  原题:今天,如何做好“儿童研究”

  作者简介:李政涛,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主任,华东师范大学“生命·实践”教育学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中的基础性研究、前提性研究,是所有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的共同专业与共同视野。当下的教育研究,需要重新树立“儿童研究”在教育研究世界中的地位,每一个学科的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既需要为儿童发展承担责任,也需要为“儿童研究”的发展共同承担责任。已有儿童研究,存在着“书斋中的儿童研究”“实验室里的儿童研究”“远离真实儿童世界的儿童研究”,用“有关儿童的知识世界、理论世界”去替代“儿童本真的生活世界”,研究者“心中的儿童”是“抽象的儿童”“模糊的儿童”和“不准确的儿童”等现象。为此,需要改变“研究立场”,在“儿童立场”中研究儿童;改变“研究场所”,在时代生境、自然生境和学校生境等具体生境中读懂儿童;改变“研究方式”,在“综合融通”中研究儿童。

  关 键 词:儿童研究 教育研究 立场生境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教育学重点课题“当代中国社会的教育责任研究”(项目编号:AAA150009)阶段性研究成果。

  一、“儿童研究”:价值与问题

  在以往,儿童研究似乎是一个“专属领地”,专属于学前教育研究,专属于儿童哲学研究,专属于儿童心理学研究等,换言之,特属于与“儿童”有关的领域。外来者要么站在远处观望,要么偶尔进入其中游览探察一番,便抽身而出……

  实际上,“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中的基础性研究和前提性研究。人的成长与发展是从儿童期开始的,所有面向人的教育及其研究,都需要回到“儿童”,“儿童问题”成为教育学世界中的原点性问题,因而是基础问题、基本问题,是绕不过去的问题。不仅每一位教育实践者需要有清晰的儿童观——如何看待儿童,就会如何去教儿童,而且,教育研究者也需要建立自己的儿童观——如何理解儿童,就会如何去研究教育,并以此作为教育研究的起点性问题。

  当下的教育研究,需要重新树立“儿童研究”在教育研究世界中的地位,让其从幕后走向前台、从边缘走向核心,成为所有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的共同专业与共同视野。每一个学科的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既需要为儿童发展承担责任,也需要为“儿童研究”的发展共同承担责任。

  在如上背景下,本文探讨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做好儿童研究”。“如何”的问题,与“好”有关,即与“价值判断”相关的问题。明确“什么是好的儿童研究”,是“如何做好儿童研究”的前提。“好”是相对于“不好”而言,当“不好的儿童研究”作为问题凸显出来,意味着我们需要对当前儿童研究的问题和缺失作出判断,以此了解“好的儿童研究”的特性,进而从“不好的儿童研究”走向“好的儿童研究”。

  在理论研究领域,儿童研究成果不可谓不丰硕,从传统的思辨研究,到基于数据、证据和实验的实证研究,不一而足。但大多数是书斋里的研究或实验室里的研究,能够深入儿童日常生活中,在真实、具体、日常教育教学现场中做“日常性研究”的并不多,即使深入教育田野,也往往是以“旁观者”和“捕捞者”的身份。在深入细致的旁观中,把学校田野视为捕捞论文或著作撰写资源的渔场或猎场,或者作为新的儿童知识生产的原料,而不是以“介入者”“改变者”“共生者”的身份,期待对儿童和儿童教育者有真实、具体的改变,并与实践者实现“共生共长”。更缺少类似佐藤学那样的团队,长年累月植根于课堂的“毛细血管”之中,观察真实、具体、鲜活的课堂,以“蚂蚁之眼”的方式,放大每一个细节去观察儿童的一言一行,探究、体悟每一个话语和动作现象背后的生成原因……这种研究方式,是在真实的儿童生活中,做真实的儿童研究,而不是“书斋中的儿童研究”“实验室里的儿童研究”“远离真实儿童世界的儿童研究”,更不是用“有关儿童的知识世界、理论世界”去替代“儿童本真的生活世界”。然而,即使如此贴地的研究方式,仍然存在着学科视野窄化的可能,这可能是当前儿童理论研究领域的普遍现状:拘泥于某一学科立场或视角来研究儿童,不同研究范式、研究取向互不相通,甚至彼此遮蔽、相互对立……

  教育实践领域,则是另一番情形。在我国的教育改革浪潮中,关注儿童、关注学生是主旋律之一。“心中有儿童”“儿童本位”“儿童中心”和“儿童立场”等各种“理念”“口号”播散广泛,渐成教师们的常识,他们也不缺少对儿童生活的日常直观和介入。但基于我的日常课堂观察,尤其是在具体而微的教师教学设计、教学过程和教学反思等语境内,我看到的教师“心中的儿童”,常常是“抽象的儿童”“模糊的儿童”和“不准确的儿童”。究其原因,症结依然是“教师立场”“成人立场”,习惯于“以成人之心,度儿童之腹”……更在于缺乏契合教学实际的儿童研究的策略方法,各种专著、教材、论文中的儿童研究法,对于他们来讲,过于“高大上”“仙气过重”,不是真正属于课堂教学世界的“烟火”。同样普遍的问题是,教师习惯于就课堂中、教室里的儿童看儿童,沉溺于“就儿童看儿童”的狭窄视域里而无法自拔。

  如上问题的解决,需要儿童研究者与实践者有诸多改变。

  二、在改变中走向好的“儿童研究”

  (一)改变“研究立场”,在“儿童立场”中研究儿童

  从“成人立场”转换为“儿童立场”,从“教师立场”转换为“学生立场”。这不是什么新话题,早已成为“嚼不烂”的老问题。之所以总是“嚼不烂”,屡屡出现“转换之难”的瓶颈,原因在于研究者对儿童精神世界或者儿童生活缺乏切身切实的了解和认识,从而漠然、疏远,甚至无知。症结和根由在于教师缺乏对“儿童宇宙”的惊异之心和敬畏之心,没有对儿童的“惊异”,就不会产生“好奇”,没有“好奇”,就没有求知、探寻和理解的冲动,因此难以真正认识到儿童的精神宇宙是一个浩瀚的宇宙,绝不是常人眼中的“简单”“简陋”和“幼稚”。没有“敬畏”,就谈不上对儿童的尊重和平等对待,始终舍弃不了以“俯视”的眼光审视儿童,无法以“平视”的目光看待儿童。这样的“儿童研究”,造成的是“有研究,没有儿童”“有儿童,没有真实的儿童,没有具体、清晰的儿童”。

作者简介

姓名:李政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