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张健:高职本科应用型人才规格定位初探
2018年12月06日 11:14 来源:《职教论坛》 作者:张健 字号
关键词:高职;应用本科;人才规格

内容摘要:中职是培养经验技能、操作型的实用型人才,高职是培养策略技能、复合特征的高端型人才,高职本科是培养拥有智慧技能、知识技术性特征的创新人才的结论。

关键词:高职;应用本科;人才规格

作者简介:

  原题:高职本科应用型人才规格定位初探

  作者简介:张健(1955- ),男,山东郯城人,滁州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教育部职教中心所特聘研究员,研究方向为高等职业教育整合及课程论。

  内容提要:高职本科发展转型首当其冲的是要解决人才培养规格定位的基本问题。这一规格需要遵循以下逻辑前提,即要联系中高职人才规格定位进行系统性思考,要有利于现代职教体系的建构,要有跨界整合的哲学思考,要进行自身定位的元思考。采用中高本系统比较的方法,从性质、特点、价值几个维度分析高职本科人才规格定位的内涵,得出了中职是培养经验技能、操作型的实用型人才,高职是培养策略技能、复合特征的高端型人才,高职本科是培养拥有智慧技能、知识技术性特征的创新人才的结论。

  关 键 词:高职 应用本科 人才规格 定位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18)04-0033-05

  一、高职应用本科产生的逻辑因由

  第一,长期以来,我国的本科教育一直是学术和精英教育的“产床”。然而,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的到来,迅速膨胀的本科院校和人才培养数量,使精英的身价开始“缩水”、含金量被“稀释”,尤其是扩容背景下,升格的地方本科院校更是处在精英不“精”、能力不“能”的尴尬“夹缝”中,办学定位不清、专业特色不显、就业效果不佳,转型发展成为这类院校的必然选项。第二,从人才需求的比例看,“欧洲发达国家应用技术型人才与学术型人才培养的比例一般在8∶2,这与社会经济发展对人才供求的结构是相吻合的。”[1]而我国当下的比例按通常人们所说的,“高职已占到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来反推,也达到50%,远远超过20%的需求量。显然,这样的人才结构必然造成人才供求的失配。一方面,大量过剩的人才“萝卜”找不到自己的岗位“坑”;另一方面,大量期待高端知识技能型人才来填充的岗位“坑”又空着,非常不合理。所以,厦门大学潘懋元教授强调:“在传统的大学理念中,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但是,中国社会不仅仅需要研究高深学问的专门人才,而且需要数以千万计的专业性的、应用性的、职业性的技术、管理、服务人才。”[2]“数以千万计”的这类人才,显然不能与应用技术类本科人才无涉。第三,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连续34年以10%的速率高速增长,中国的经济已发展到了转方式、调结构、促升级、驱创新发展的关键期,对人才需求将进一步提升高移。正如教育部原副部长鲁昕指出:“加快转方式调结构促升级,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关键是要有升级版的劳动力结构与之相适应。”[3]第四,随着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在产业的转轨升级过程中,面临着产业链整合、工艺流程改造、优化管理、技术创新等重大使命,要求职业教育培养出相应的人才能够担当这样的使命。这样的人才必须具备以下能力:一是可以解决高难度操作问题。二是完成技术革新和工艺流程改造。三是适应性强,可以适应日益普遍的岗位流动。以上因素共同作用的叠加效应,使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类转型,培养更高层级、适应经济发展需要的知识技能型人才提上了议事日程、成为势所必然。

  发展高职本科是职业教育由来已久的期冀,是职教人心中难以释怀的一种心结、守护的一个发展梦想,也是中国职业教育体系完善创新必须补上的一个“缺环”、建构的一个层级。2014年6月召开的第三次全国职教大会一个最大的创新“亮点”,就是对发展本科高职的明确定调和适时“松绑”。《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第五条,“创新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明确提出要“探索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建立以职业需求为导向、以实践能力培养为重点、以产学结合为途径的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研究建立符合职业教育特点的学位制度。”在第二十二条中,又强调“支持一批本科高等学校转型发展为应用技术类型高等学校”。《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中也提到,“高等职业教育,在办好现有专科层次高等教育学校的基础上,发展应用技术类型高校,培养本科层次职业人才。”可以说,这些顶层的政策信息吹响了高等职业教育向着本科领域挺进的进军号,是职业教育体系完善创新过程中迎来的一个新的历史“节点”,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职教发展的里程碑,它将为职业教育体系完善提供全新的发展机遇,为加快职业教育发展再次蓄能,使其能量“满格”,重新上路。

  发展高职本科,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和澄明,其中人才培养规格定位就是一个首当其冲的前提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人才培养的方向就不明确,规格标准就搞不清楚,所谓培养,就只能是盲从的培养,糊涂的实践。就如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梁卿博士指出:“从当前来看,当务之急是要理清应用技术大学的人才培养目标。按照教育部的规定,应用技术大学培养的是本科技术技能人才或应用型人才。这虽然正确,但对引领人才培养来讲并不够,还应该进一步明确本科技术技能人才或应用型人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4]本文拟就这一问题谈点思考和浅见,意期引“玉”和引发深入的思考探究。

作者简介

姓名:张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