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郭建宁:文化自信与当代中国
2018年10月11日 16:47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作者:郭建宁 字号
关键词:文化自信/民族精神/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内容摘要:一、文化自信与民族精神文化自信其内容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统一体,文化自信既体现中华民族的底蕴底色,也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耐力定力。三、文化自信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必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牢固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有力支撑,坚定文化自信,才能进一步坚持和拓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繁荣兴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谱写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

关键词:文化自信/民族精神/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郭建宁,男,安徽马鞍山人,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20182期 第57-61页

  内容提要:文化自信是民族复兴的重要支撑,民族复兴是文化自信的集中体现。当今时代需要在经济全球化和世界思想文化激荡中确立文化自信,在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中坚持文化自信,在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阐释文化自信,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坚定文化自信。紧扣文化自信与当代中国这个主题,探讨文化自信与民族精神,文化自信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文化自信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关系,具有重大理论意义和现实价值。

  Cultural self-confidence is a crucial support to national rejuvenation,while national rejuvenation is in turn a concentrated embodiment of cultural self-confidence.We should establish cultural self-confidence in the wave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and in the ideological and cultural turbulence throughout the world.We should maintain cultural self-confidence while remaining true to our original aspiration,learning the good experience from abroad,and looking far ahead into the future.We should also explain it while promoting the sinification of Marxism,and strengthen it in the great practice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In this paper,the author tries to discus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ultural self-confidence and contemporary China from three respects,including cultural self-confidence and national spirit,cultural self-confidence and the sinification of Marxism,and cultural self-confidence and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关 键 词:文化自信/民族精神/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cultural self-confidence/national spirit/sinification of Marxism/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标题注释: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项目编号:16JJD710001),教育部专项任务项目“习近平文化建设思想研究”(项目编号:17JFZX005)的阶段性成果。

 

  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对其文化精神清醒的自觉、坚定的认同和传承创新。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更基本更深入更持久的力量。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有力支撑,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力量。

  一、文化自信与民族精神

  文化自信其内容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统一体,文化自信既体现中华民族的底蕴底色,也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耐力定力。

  文化自信事关国家的兴衰。首先,从文化的重要地位来看,文化是民族的集体记忆和价值认同,中华文化是我们民族的精神基因和独特标识。坚定文化自信才能从延续民族血脉中开拓前进,反之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无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如果不珍惜自己的思想文化,失去了这个根基,是立不起来的。其次,从当今世界激烈的综合国力竞争来看,既有经济、科技、国防等方面的竞争,也有文化方面的竞争,而且文化和价值观的影响力日益提升。坚定文化自信才能更好保持和发展本民族文化的优良传统,积极吸取世界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成果,提升软实力,增强话语权。再次,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最根本”“其本质”是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支撑和根基。道路是路径,理论是指南,制度是保障,文化是根基,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最后,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来看,民族复兴不仅是经济现象,而且是文化现象。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没有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根本上说就是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

  文化自信事关文化安全。文化安全是国家总体安全观的重要内容,是指国家文化的生存与发展、文化的特质和主体性不受威胁和侵害的状态。保持民族文化的特质,坚定文化自信,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必须高度重视和有效维护国家文化安全。面对西方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冲击、文化霸权、反主流文化、恶搞与抹黑,一方面要提高文化的自主性,增强中华文化认同感。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历经磨难而生生不息、一个根本性的原因就是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和强烈的文化认同。面对全球的思想文化激荡,我们必须保持头脑清醒和战略定力,不能“失语”和“他者化”。要坚持以我为主、趋利避害,不能丢掉文化主体性,失去自己的文化基因和文化密码。一方面要提高文化的包容性,加强文化交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扩大中华文化的辐射力和影响力。文明交流互鉴是文化发展的基本路径,中华文化只有走出去,在与世界各种文化的交流对话、碰撞激荡中,才能更好地保存和发展自己,保持个性并扩大话语权,提升中华文化的整体实力和影响力。

  文化自信事关民族精神独立性。文化自信体现了民族的底气和骨气,中华民族历来有很强的文化自豪感,只是到了鸦片战争时期,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中国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文化自信被严重损害。西方列强用洋枪洋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西学东渐,欧风美雨,积贫积弱,落后挨打,中华文化遭受西方文化的强烈冲击,但是中华文化精神没有倒,仍然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撑。在几千年的历史流变中,中华民族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遇到了无数艰难困苦,但是我们都挺过来、走过来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培育和发展了独具特色、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为中华民族克服困难、生生不息提供了强大精神支撑。中华文化是民族的根基和灵魂,是我们最大的文化软实力。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站立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吸吮着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拥有13亿中国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们走自己的路,具有无比广阔的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中国人民应该有这个信心,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这个信心。我们说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①要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传播开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创造中华文化新的辉煌。

  二、文化自信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马克思主义产生于德国,如何在中国传入、传播并中国化,这是一个特别重要、值得深入研究的重大课题,下面我们就着重从文化的视角来进行探讨。

  首先,从文化背景来看,马克思主义的传入传播和中国化是与近代中国文化冲突、文化变革密切相关的。1840年的鸦片战争西方列强用洋枪洋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中国在时间上进入近代史,空间上进入世界史。经过第一期洋务运动的变器物,第二期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的变制度,到了第三期新文化运动的变文化。新文化运动的口号是提倡新文化,反对旧文化,新文化就是以“科学”“民主”为标志的西方文化,旧文化则是以“孔家店”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1915年新文化运动其主旨是在总体上把西方文化当作“新文化”,把中国文化作为“旧文化”,并且在总体上要用前者取代后者。如此激进的反传统,摧毁了“旧文化”,传统的儒家的路不能走了。而差不多与此同时的欧洲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暴露了西方的危机,“科学万能”变成“科学破产”,好像西方资本主义的路也不能走了。那中国走什么路呢?1917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就是李大钊说的“第三条路”,即既不是中国传统儒家的路,也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的路,而是接受马克思主义,走社会主义的路。这是中国人接受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入传播并中国化的历史文化背景。

  其次,从文化反思来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概念的提出是和20世纪30年代民族复兴思潮密不可分的。新文化运动当然具有反封建的积极意义,思想解放的作用不能低估。但是其激进的反传统也产生了文化焦虑,需要进行文化调适和修复。张申府先生就提出“打倒孔家店”还要补充“救出孔夫子”,“科学与民主”还要加上“第一是自主”。20世纪30年代的新生活运动、新启蒙运动、中国本位文化论、新儒学运动等等,兴起一股民族复兴的文化思潮。1938年10月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论新阶段》的报告中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概念。这表明西方文化不能照搬,就是马克思主义也要和中国实际相结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具有根本性决定性重大命题的提出,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自觉和文化自信。

  再次,从文化维度来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涵包括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精华。中国共产党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又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我们中国人必须用我们自己的头脑进行思考,并决定什么东西能在我们自己的土壤里生长起来。”②“中国共产党人是我们民族一切文化、思想、道德的最优秀传统的继承者,把这一切优秀传统看成和自己血肉相连的东西,而且将继续发扬光大。”③要以客观、科学、礼敬的态度来对待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激活其生命力,同时推动中华文化现代化。从而使我们今天的文化建设,既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又充满时代气息,是文化传承和文化创新的高度统一。比如“实事求是”“小康社会”等等,就既彰显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文化内涵,又体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精华。

  最后,从文化建构来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逻辑与走势取决于三个方面:一是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深度结合,二是融通中西马三种资源,三是建设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而所有这些都与文化建设和文化自信息息相关。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形态即中国道路成就斐然,我们应当下大力气构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文化形态,繁荣兴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最关键的就是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立足时代前沿,强化问题意识,关注重大现实,推进理论创新,“为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中国的原创性贡献”,④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责任与担当。

  三、文化自信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必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牢固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五千年中华文化的沃土,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根基,文化自信使道路更加坚定,理论进一步发展,制度成熟定型,是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强大支撑和不竭动力。文化自信的提出和确立,表明党无论是对文化问题极端重要性的认识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体认识,都提升到新的水平和新的境界。

  文化在人类文明和社会发展中具有本质的意义和根本性的作用,它以润物无声的方式渗透于人的一切活动之中,提升着人的文明素质和道德境界,在当代社会文化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一直高度重视和强调文化建设,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到文化自信,对文化问题的认识不断深入和深化。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十九大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同道路、理论、制度一起写进新党章,从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更加丰富、系统、完整,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具有生命力、说服力、影响力。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根基和源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来源和植根于文化自信。坚定文化自信是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内在依据和必然要求,中华文化的思想精髓,已渗透和融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之中。

  首先,文化自信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纵深和文化底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创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体现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所蕴含的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等核心理念,已成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和最独特的精神标识。高度重视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中华传统美德,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显著特征和鲜明特点。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是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这四个“走出来”的深刻意蕴就在于把30多年与5000年相连接,把中国道路与中华文明相贯通,表明30多年与5000年,中国道路与中华文明,是内在衔接、相互贯通、有机结合、辩证统一、不可分割的。5000年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华文明,是中国道路的根本、根脉、根基,底蕴、底色、底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巨大发展成就,谱写了中华文明的新篇章。我们讲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根底”就是文化自信。

  其次,文化自信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渊源和当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指导党和人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理论,是立足时代前沿、与时俱进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思想,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必须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发展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1940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新民主主义文化观。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仅需要民族性的形式,也需要民族性的内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有两个维度,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本质要在中国社会实践和中华文化传统两个维度上展开,从而揭示其实践意义和文化意涵。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弘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其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是摆在中国思想理论界面前的两大课题。这两大课题在一定意义上说也许是一个问题,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同时又要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智慧和滋养。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又可以说,推进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度结合是21世纪的“世纪课题”。

  再次,文化自信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比较优势和世界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制度保障,是具有鲜明中国特色、明显制度优势、强大自我完善能力的先进制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民本思想、大同理念、修齐治平、和而不同在21世纪的今天显示出独特的魅力和超越性力量。文化自信诠释了“中国特色”的本质属性,也是巩固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要求。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定文化自信,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大发展理念,开辟治国理政新境界。在国际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全球治理,推进“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包容、互联互通、合作共赢,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智慧、中国经验、中国方案。

  文化自信的本质是精神独立性、文化主体性、理论原创性,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根基和灵魂。坚持文化主体性,坚定文化自信,是时代标识,也是文化共识。既关涉文脉文运,也关涉国脉国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制度,既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也是文化的选择。

  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们必然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时代特征和中国国情相结合的产物,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取得的根本成就。中国的发展表明,西方的发展模式是现代化的“一种”模式,而不是“唯一”模式。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有力支撑,坚定文化自信,才能进一步坚持和拓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繁荣兴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谱写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

  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今天的中国是从历史的昨天“走出来”的,走向明天和未来的中国仍要从延续民族文化血脉中开拓前进。不久前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第一次以中央文件的形式阐述和部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工作,为激活其生命力,增强其影响力和感召力,实现其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设立了总体目标,描绘了蓝图,提供了抓手。

  十八大以来这五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党和国家事业全面开创新局面。五年来的成就是全方位的、开创性的,五年来的变革是深层次的、根本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取得重大成就,从中华民族的维度看,意味着近代以来历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从社会主义的发展来看,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高高举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从世界意义来看,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中国人民“站起来”;1978年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人民逐步“富起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更加“强起来”,中国梦说到底就是强国梦、强军梦。在世界社会主义相对处于低潮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取得的的辉煌成就,令人倍受鼓舞。中国道路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担负起新的文化使命,使中华民族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注释:

  ①《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6年5月19日。

  ②《毛泽东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192页。

  ③《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4册,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2年版,第41页。

  ④《习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三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人民日报》2017年9月30日。

 

    (本文刊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2018年第7期

作者简介

姓名:郭建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文化自信.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