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慧城市
城市经济的第三条发展道路
2018年11月08日 14:56 来源:中国城市报 作者:李直 武昌 字号

内容摘要:东莞在制度创新上有许多的探索,并在城市公共性创造上也作出了很多努力。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被小看的东莞现象

  拿东莞要与深圳的较量,在世人看来,一定是一个笑话。这些年来,东莞要划归深圳的传言,一直甚嚣尘上。

  东莞和深圳到底谁更代表着未来的方向,或者说,谁更具有走向未来的潜力?

  如果让笔者来选择,一定把票投向东莞。小东莞有一千种发展可能,而大深圳却只有一条路可走:高高在上,上也难,下也难。

  今年8月12日,华为5400名员工冒雨将华为部分功能搬至位于溪流背坡村的华为松山湖基地。而仅在今年的7月1日,华为已将“2012实验室”及GTS部门等研发人员约2700人搬到这里。

  事实上,除了华为,蓝思科技等,众多与机器人、电子信息相关的多个粤港澳合作平台,近些年来也纷纷将企业的全部或部门迁入到东莞松山湖高新区。

  在我们看来,“华为们”为何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东莞松山湖,他们的选择逻辑,其实上彰显出了城市经济发展的第三条道路。即城市经济发展可以不依赖投资拉动,只要大幅降低企业发展的基础性成本,提升企业创新集聚所必需的包含制度创新、市场创新以及综合环境在内的相关要素所形成的城市舒适度,企业凤凰就会飞过来,人才也会飞过来。

  东莞现象背后的小常识和城市经营的大逻辑

  正如雪莲只能在雪山生长,硅谷只会诞生在美丽而成本低廉的太平洋东岸一样,华为也只能往最适合发展的城市搬迁。

  华为等企业搬出声名赫赫的大深圳,是因为他是企业,是对成本有着极度敏感的原始创新研发的开拓者,他永远只往适合自身发展的地方飞。

  改革开放之后,东莞曾经有过一轮静悄悄的成长革命,那一轮的发展同华为的西迁的逻辑是一样的,都是依赖于成本领先的比较优势。东莞成长为世界工厂,其核心的要素就是综合成本最低,东莞渐失世界工厂地位,其主要原因在于,综合成本抬升。

  在吸附大企业的比较竞争中,小东莞抢了大深圳的风头这一现象是值得所有城市深思的。在转型升级愈加急迫和国际贸易大战愈演愈烈的当下,东莞现象给予世人深刻的警示:房子越建越多,不是经济优势,房价越来越高,不是城市优势。创新集聚如果没有比较成本优势,最终也就只会随风而散。

  一个城市在作出经济发展的决策的过程中,要把经济常识即企业需求放在第一位。惟有如此,一个城市的发展才是可持续性的,城市不能只顾走自己的路,让企业无路可走。

  东莞现象所揭示的城市发展的第三条道路的内涵

  东莞现象的主要特征是比较综合成本最低加比较生活环境、自然环境、制度人文环境等叠加的生活、发展舒适度最高。

  但并不是所有价格低廉的地方会成为新一轮创新的策源地,华为选择东莞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松山湖地区最为舒适的自然环境以及东莞所形成的制度人文环境。

  很显然,创新者集聚是相当看重人文和制度环境的。东莞在制度创新上虽说不完备,但对于华为一类的来说,其舒适度是超过常例的。华为等企业在松山湖拿地的价格很低,审批之快和服务之细也超过了一般企业。

  东莞在制度创新上有许多的探索,并在城市公共性创造上也作出了很多努力。

  东莞城市优化孵化要素来吸引创新要素的尝试才刚起步,就吸引了像华为这样的全球性大企业,可见创造生活舒适度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

  重要的是,华为的到来不仅仅是一家企业落户,而是一次全球产业链的转移。跟随华为的脚步转移的还有华为相当一部分的供应商和软件服务商。

  东莞不具备华为那样的研发能力,但并不妨碍其创造性开启城市经济发展的第三条道路。

  如果东莞能约束投资拉动经济的冲动,控制城市综合城市抬升的节奏,在保持基础性成本低廉和优质的前提下,在制度、市场、文化创新上多下功夫,提升城市生产生活的舒适度,那么,东莞还可以超越现有的创新承接的角色扮演,直接吸引创新要素的原始集聚,促进城市创新经济的发育和孕育。那时,东莞就筑牢了城市经济发展的第三条道路。

  (第一作者系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杂志社长、副主编,第二作者系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李直 武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有冬)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