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捷克斯洛伐克马克思主义对"人的问题"的反思
2019年02月09日 08: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佳怡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纵观整个东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解放运动,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马克思主义有其独特之处。他们的思想解放运动最早是从哲学领域开始的,在他们看来,哲学最紧迫的任务就是重新恢复人的主体地位。在这场思想的解放运动中,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人的存在的问题”。因此,人的问题也就成为了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的哲学反思的核心问题。

  在历史中理解人的存在本身

  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对“人的存在的问题”的追问首先是从对“何为哲学”这一古老问题的追问和反思开始的。在捷克斯洛伐克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伊凡·斯维塔克看来,对哲学这一基本问题的反思,其实质就是对当时捷克斯洛伐克乃至整个东欧社会意识形态危机的反思。因此,区分哲学和意识形态就成为最为基础的一步。

  在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和东欧,哲学因意识形态而丧失了其批判功能。实证主义、科学主义等大行其道,人的主体性和人的存在本身则被忽视。由于受到西方存在主义的影响,捷克斯洛伐克的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认为,人就是自由的、创造性的、对现存一切进行否定的存在。科西克在其重要著作《具体辩证法》中,也是把哲学的出发点和对象限定为“人在世界中的存在”和“人与宇宙的关系”。

  通过区分哲学和批判意识形态,捷克斯洛伐克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明确了哲学就是要研究人的问题,并且指出“人不仅仅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他也是独特生活经历的总和;人是无可比拟的现象。哲学问题的持久有效性就产生于人类这个特定方面,这也表明哲学中的人类学因素的成长”。因此,不能对人的存在本身做出一个具体的、确定不变的理解,而必须要在动态中,也就是历史中去理解人的存在本身。并且不能仅仅通过一种单纯理性的方式去理解,而必须包括感性的方式。

  人的异化:对社会现实的反思

  通过对哲学的反思,捷克斯洛伐克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人应该是自由的、创造性的存在。然而不幸的是,人的自由创造性的存在模式在现代人类社会是被全面操控的,这也是当代工业社会的通病,总体来说就是大众媒体、消费社会、技术理性等对人的全面异化。“异化是东西方工业所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这个术语虽然被媒体所不屑甚至被抛弃,但是构成现象的人类问题仍然存在。因此重要的不是‘异化’这个术语,而是它所指涉的社会现实,东西方社会持续变化过程中的当代工业社会的状况”。因此无论是斯维塔克还是科西克,都没有直接地使用“异化”这一词语,但是他们所要试图揭示的就是一种充满异化的社会。

  科西克使用海德格尔的术语“烦”对人的异化状态进行揭示。他指出“烦是个体卷入呈现在他面前作为实践的——功利的世界的关系网络之中。因此,客观关系对个人呈现为获取、手段、目的、障碍和成功的世界”。这种获取和操控就像印在血液之中一样,是人每时每刻都习以为常的重复性动作,这足以表明人的活动和人的关系已经被异化和物化。不同于其他东欧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简明的哲学语言,科西克的哲学表达十分晦涩,但其所描述的被操控的世界就是当时捷克斯洛伐克所言的异化的工业社会的真实写照。

  相较于科西克所使用的晦涩的语言,斯维塔克则直接使用了“操控”一词来指涉捷克斯洛伐克的社会现实。在他看来,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已经不是马克思意义上的社会主义了,而是一个被全面操控的社会。这种操控直接带来的结果就是让以人的自由为最终追求的社会沦落成以推动消费为目的的工业社会。在这样一个充满操控性的社会中,找不到究竟谁是主体,人的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作者简介

姓名:李佳怡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