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脑的外化:神经实用主义的解释进路
2018年12月06日 09:55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周靖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Brain Externalized:An Inquiry into the Neuropragmatist Approach

  作者简介:周靖(1989- ),男,江苏淮安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杜威中心”博士后,研究方向为语言哲学、实用主义哲学与心灵哲学,E-mail:zhoujingphilo@126.com。上海 200433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京)2018年第20187期

  内容提要:神经实用主义具体地,是新近出现的理论,它将神经科学的研究与实用主义思想结合起来,一方面试图运用神经科学的研究为实用主义的相关思想做辩护,另一方面,也强调运用实用主义思想来理解神经科学的相关研究。这种理论包含如下几个要点:强调机体—环境的互动性、经验的连续性、反对二元论、强调情与理的交互性等。文章认为这种理论能为我们连续地谈论自然—科学—人文提供新的思路。

  Neuropragmatism is a theory that has emerged recently.It aims at combining neuroscience and pragmatism.For one thing,it attempts to defend pragmatism in virtue of relevant research in neuroscience; for another,it tries to explain research in neuroscience in accordance with pragmatist spirit.In particular,this theory mainly has the following points:emphasizing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organism and environment,the continuity of experience,an objection to dualism,turning on the interactive relation between emotion and rationality,and so forth.It's held in this paper that this new theory provides us with a new possibility to talk about nature,science and human culture consistently.

  关键词:实用主义/神经实用主义/实用主义神经哲学/Pragmatism/Neuropragmatism/Pragmatist neurophilosophy

  标题注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新实用主义中的表征主义问题”(项目编号:2018M632031)。

 

  一、引论

  长久以来,神经科学关于脑内状态的描述常被认为存在“哲学”上的问题。究其原因,大抵有二:其一是还原论问题,经过奎因(W.V.O.Quine)、塞拉斯(W.Sellars)、戴维森(D.Davison)以及罗蒂(R.Rorty)等人的批判,人们很少再将因果刺激作为证成概念或知识的依据,而神经科学关于脑内状态的描述似乎提供了一种新形式的感觉刺激,试图以之作为新的知识起点;其二,神经科学仅提供关于事实的描述,而哲学要求的则是“解释”,这里实际上暗含着塞拉斯所谓的“自然的逻辑空间”和“概念的逻辑空间”,或埃德尔曼(G.Edelman)所谓的“科学空间”和“价值空间”两类空间的分裂,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至多只是关于自然事实的报告,而其中为何蕴含或从中如何发展出价值领域则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深究的问题。

  尽管存在上述问题,运用神经科学的新进展来研究哲学问题的尝试从未停止。例如,埃德尔曼曾指出奎因的“自然化的认识论”已经过时,奎因认为经验刺激仅能在一个概念系统的外部边缘作用于内部,埃德尔曼不满于奎因仅停留于皮肤和感官层面,他指出奎因受限于当时科学发展的情况,而如今我们获得的关于脑的更为丰富的知识已经能使得我们能够“考虑范围更广泛的交互——大脑、身体和环境之间的互动”。[1]这一“范围更广泛”的思量不仅扩充了关于脑的神经科学研究的思路,亦有助于重新思考相关的哲学论题,我们也可借机探究神经科学和哲学结合的新可能。

  本文拟借助对新近发展出的“神经实用主义”思想的介绍和讨论来探究神经科学和哲学相结合的一种具体的进路,并借此说明证成自然的逻辑空间和概念的逻辑空间之间不可分性、互动性的另一种思路。该思路的主要捍卫者舒克(J.Shook)和绍伊莫希(T.Solymosi)区分了“实用主义神经哲学”(pragmatist neurophilosophy)和“神经实用主义”(Neuropragmatism)两个概念,前者尤指基于认知科学和脑科学的相关研究而为实用主义的核心论题做出辩护,后者则指科学的证据不仅被用来证成实用主义观点,它自身是神经哲学中一个独立的论域。[2]故而,神经实用主义与已有的将认知科学和脑科学的相关研究运用于哲学的研究不同,它不仅尤为关注于运用科学的证据证成实用主义的观点,它还有着自己独特的论题,这些论题使之成为一个独立的研究方向,它因此也能为实用主义带来实质的发展。

  本文第二节将探究神经科学和实用主义可能结合的原因;第三节讨论神经实用主义的主要论题;在第四节中,笔者将主要讨论神经实用主义给实用主义带来了怎样的发展;第五节则会简要讨论神经实用主义的研究现状和一些不足之处。作为一种新兴理论,神经实用主义存在两方面不足:其一,未能紧密结合起神经科学和实用主义;其二,未能建立起自己的理论内核。笔者认为,要克服上述两点不足,神经实用主义应该把“神经实用主义是一种关于自然、人文、科学的综合理论”这一论题视为核心论题,以此实现自然的世界观和文化的世界观、自然的逻辑空间和概念的逻辑空间的融合。

作者简介

姓名:周靖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