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多学科协同推进礼学研究 ——访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杨华
2019年02月04日 09: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礼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近年来,礼学研究越来越受到学界的关注,礼学研究跳出经学研究的传统范式,学界对古代礼制从各个侧面、各个角度作了全方位研究。在学者看来,未来礼学研究应重视综合性,通过跨学科、多视角、多层面对中国古礼作综合全面的考察,整体推进礼学研究。围绕礼学研究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杨华。

  中国社会科学网:我们知道,礼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特征。您如何看待、评价礼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杨华:首先,应该以更宽泛的视野理解“礼”的概念,除了以往所讲的礼经以外,还包括礼物、礼义、礼法、礼辞、礼典等。

  礼仪制度是华夏文明的根本特征之一。从国家层面来讲,历代都有所谓制礼作乐,礼对历代的典章制度、法律的制定产生深远影响,国家运作也要依靠礼制,“功成作乐,治定制礼”,每当新的统治集团夺取政权之后,便着手礼乐制度建设,历代制定的法律也体现出礼法合一,以礼入法,援礼入法。

  从社会层面来讲,礼也是维系社会稳定、教化人心的重要手段,历代都重视化民成俗,以礼化俗,无论社会如何动荡,如何改朝换代,社会最基层的礼俗都还存在,并没有被打破,这也是中国传统社会长期维系、凝聚的重要手段,以前一味批评礼教吃人,这过于偏激,我们应该看到礼对于维系社会稳定的正面价值。

  礼禁未然之前,法施已然之后。个人层面来讲,礼有助于个体自我约束,自我教化,从个体自律的层面而言,礼是有积极意义的,古今中外,有道德、有教养,彬彬有礼都是应该倡导的,从这个意义上,礼对今天的社会具有现实意义。

  谈及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候,主要包括儒、释、道和经史子集等,其中儒、释、道都包含礼的内容,经史子集也都记载了礼的内容,传统文化内容的揭示,如果离开了礼,很难说透。以往认为礼是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随着封建社会经济基础崩溃,礼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土壤,但如果我们认识到礼对传统社会的维系和延续具有正面价值,研究礼也是其中应有之意,如果不研究礼是无法揭示中国传统社会的运作模式。

  中国社会科学网:近年来的礼学研究从哪些方面展开?取得了哪些研究成果?请您简单介绍下近年来礼学研究的发展态势。

  杨华:总体来看,近年来,礼学研究成果越来越多,论文著作都很多,学位论文每年都在增长,礼学逐渐由一门绝学变成显学。

  第一,在研究成果里面,有两部通史著作比较引人注目,一个是湖南大学教授陈戍国的《中国礼制史》,另一个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吴丽娱的《礼与中国古代社会》,此外,由上海师范大学汤勤福教授任首席专家的国家社科重大项目“中国礼制变迁及其现代价值研究”分析了中国古代礼学思想及其演变的过程,推出了很多成果。断代性的研究著作很多,每一个朝代相关研究都有著作成果问世。

  第二,礼学相关会议、学术活动很多,近年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相继成立了礼学研究机构,很多学术杂志都开有礼学研究专栏。同时,礼学研究有新的媒体和传播手段介入,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公众号是研究礼学问题,即武汉大学教授杨华主持的“礼乐微言”,北京大学教授吴飞主持的“燕园礼学”,南京师范大学王锷教授主持的“学礼堂”,以新的媒介传播方式推动青年学生来加入礼学研究行列。

  第三,研究的队伍发生变化,目前年轻学者越来越多,现在很多80后、90后学者的加入使得研究越来越有活力。此外,韩国、日本、美国的学者也加入到礼学中来,进一步充实了礼学研究队伍。

  第四, 新的材料的发掘应用进一步推动了礼学研究。新材料主要包括三方面。其一,新的出土文献,包括甲骨文、金文、简帛文献等新出土文献都推动了礼学研究,新出土的材料和上古的经学、礼学材料相互印证带来了新的学术生机。其二,明清时期的民间文献,包括民间文书、碑刻,手抄本,祭文本、家谱都是推动明清礼学研究的新材料。其三,通过田野调查获得的民间依旧传承的礼俗材料。近年来,很多学者将人类学的理论、方法引入礼学研究,使得传统的文献记载和民间活生生的礼俗联系起来,通过田野调查推动礼学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网:有观点认为,礼学涉及社会史、政治史、思想史等诸多层面,开展综合性研究有望成为未来礼学研究的重要方向。对于推进礼学研究,您有何建议?

  杨华:第一,应以更宽泛的视野理解深化礼学研究。礼学这门学问是一门综合性的学问,著名礼学家钱玄曾以“上古文化史”来概括,就是说研究非常广泛,一门学科不能涵盖所有的研究内容,以往的三礼学、文献学、五礼(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不足以概括现在的研究动态。

  第二,未来的研究需要新的学科介入。传统礼学主要依靠文献考证,除了文献学以外,历史学、哲学、文学、人类学、考古学、宗教学、民俗学、社会学、民族学这些学科和礼学密切相关,未来要通过多学科对话来推动礼学研究。

  第三,应该更大范围来挖掘新材料,比如民间文书里面,家谱、族训、碑刻等资料,很多内容还没有关注到,少数民族资料的资料也没有关注到,新材料的范围应该更加扩大。

  第四,应该有一个世界的视野和全球视角进行比较研究,中国礼仪文化的特点何在,如何阐释礼仪文化的特点,需要在全球的视野进行诠释。

  第五,未来研究要实现“三个打通”,首先是纵向打通,要揭示“礼”在历代的演变进程,其次,横向打通,即阶层上下的打通,以往的礼学研究多关注皇家礼仪、上层社会,实际上民间有很多内容,再次,中外打通,将其放在东亚文化的视野里面进行比较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张杰

作者简介

姓名:张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